▲依旧是不务正业的映秋白桃儿儿儿儿儿▽

很喜欢喜欢也青的大家呀不过其实我圈名是叫秋桃的(……
(◦˙▽˙◦)不是白桃ya小阔爱们(手动高亮)

【雷狮生贺】今天(并没有其实你来晚了)是狮狮生日呐~

   emm……作为一个学生党新手小透明(╥_╥),狮狮生贺什么的实在是没有时间写贺文呀!只好贡献一个小脑洞啦,就当是给他的生日礼物吧!
   【哥弟pa】注意,ooc严重,然后文笔渣得跟那啥似的……爽了一把脑洞就不想写文了,到时候看吧hhh,如果有人想写这个脑洞的话可以私信我哦⊙∀⊙!
    安迷修神秘的师傅带着捡来的被她养大的安迷修嫁到了家大业大的雷家……然后安迷修比雷狮大一岁,也就成为了他的哥哥。
     雷狮设定:讨厌后妈们(在这之前已经有了两位夫人,对雷狮非常不好,不过都已经相继离婚。只有她们的两个儿子长期在外面的雷王星子公司工作。)而狮狮的母亲是狮狮父亲的糟糠之妻,在后面死于一场意外。她有着一双与安迷修一样漂亮的绿色眼睛,所以雷狮对安迷修不算格外讨厌。而雷狮父亲其实对雷狮母亲是十分喜欢的,只是后来感情变了味。
      与父亲相看两厌,所以长期在学校生活,很少回家。
      而安迷修的学校恰好在他学校的对面。
      一开始雷狮是很讨厌安迷修的,顶多比那前两个哥哥好一点,不过后来在安迷修无微不至的关心下渐渐改观。而安迷修一开始看见这个蓝孩纸
      (那是他看见雷狮的第一眼,安迷修仍记得那天天很晴朗,风也很温柔,就连摇曳着的树叶都带着乐音一般的愉悦感情,似乎都是在为之后发生的事情做铺垫。安迷修抬眼,他看见了一个男孩子——那并不是个普通的人,倒不是出于那惊艳得令人只一眼便无法忘记的盛世容颜,而是因为他的眼睛——本该闪烁着黑曜石光芒的璀璨星空,却被一层薄薄的迷雾所笼罩,使人看不清里面真实蕴藏的情感。
        几乎一眼安迷修便已经确认——这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所以后来,他致力于驱除这片薄雾,他想,那是那么美丽的一片风景,自己一定要让它重见天日。而事实上,他最后也确实做到了。)
        雷狮的房间没有人进去过,除了安迷修。有一次他喝得烂醉如泥,然后同学(神助攻)就打电话给了唯一一个备注正常一些的安迷修。安迷修带他回家并且还为他做牛做马。雷狮喝醉酒非常乖巧,与平时张狂而拼命掩饰自己内心空虚孤独的模样完全不同。安迷修愣了一瞬,然后在坐在床边发呆休息的时候看见了雷狮小时候与他母亲的照片。
       这个时候他对雷狮的印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然后衍生了一些微妙的保护欲,不过他自己仍未察觉。
       然后慢慢的一些小事情,比如说给患有胃病的他送药啊熬粥啊什么的,让雷狮对安迷修也逐渐改观,他开始与他交流,与他一同吃饭什么的。眼看他与雷狮就要渐入佳境,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安迷修的师傅终于告诉了他自己嫁到雷家的实情。
       原来师傅是雷父的仇人,她的丈夫被雷父开车撞死却被一笔钱就忽悠了草草了事。她独自带着儿子准备去法庭上告雷父,却被雷父安排的“意外”而出了车祸,在桥上翻车。孩子失踪,几乎死亡无疑了,而她也大面积烧伤,被迫用那笔钱整容。她不让安迷修叫她其他称呼是因为她害怕自己对他产生感情,这样的话到最后失去(她实在太害怕失去了)的时候会非常痛苦。
       所以她带着一腔复仇怒火,现在雷家的资产已经被她转移得差不多了,而她的下一个目标就是雷狮。
       她要让雷父一家人不得好死。但是偏偏这个时候安迷修对雷狮的感情已经无法收回,一边是师傅不可违抗的命令,一边是自己至死不渝的爱情,安迷修陷入了两难境地,事情就这样一拖再拖,直到又有一天。
       雷狮被一群人叫出去喝酒(其中有安迷修师傅安排的人),然后很晚了还没有回家。安迷修本以为这只不过是普通的出玩,出去找他才发现竟然有人想要将狮狮介样那样……二话不说飞起就是一jio,成功英雄救狮。
       (“咳…!你是谁……?”狼狈的青年问着,他是这一带的头头,在城中也算是小有影响力的了。而这个人却如此无礼地对待自己,自己一定要让他不得好死!
       更何况,到手的猎物飞了,委托方那边肯定不好交代。他仍记得那天那个面见自己的女人——现实的残酷已经将她所有属于女性的柔韧消磨殆尽,徒留一些不可言说的不怒自威气质,像是棱角分明的沙粒。
       “我……?”安迷修冷淡地一挑眉,眼神是几乎能将火焰也冻结的温度,“我是…他的哥哥。”
       “不要再打他的主意。”)
        这件事让安迷修的师傅知道了,她苦口婆心地劝着安迷修,看着徒儿因为为难而痛苦挣扎的神色,她其实也心有不忍,不过却很快被复仇的焰火所替代。她与安迷修争论着,最后终于疲惫万分地停了下来,送走了安迷修。
        然后她叫出了藏在角落里偷听自以为他们不知却听见了所有过程的雷狮。(这时候在之前安安的努力下雷狮已经和他的父亲重归于好,于是他决定把这些告诉他父亲,不过她和他却交谈了很久,一直到第二天天明。)
       最后的场景是雷狮与他的父亲坐上安迷修师傅车的一幕,她准备带他们去法院公开审理。在这之前雷父在失去了公司股权与职位时便已经知道了所有,不过为了不让雷狮担心没说。他恳求着她不要伤害雷狮,而雷狮在那天被抓起来时也说过,自己任她处置,不过不要伤害他的父亲。
        他们亲人之间的默契令她嫉妒,却又夹杂着些许茫然,她不知道自己这样的行为发展成这样究竟是对还是不对。
         与安迷修擦肩而过时,雷狮说自己恨他,他恨死安迷修了,原来一切都是假的。
        车开了很久,一直到一个小树林。雷狮与雷父被分别带走。她嗤笑着问雷狮:
         (“其实你根本不恨他吧?”女人探究的目光带着些戏谑。
          “嗯。”雷狮并不惊讶她能猜到实情,与其遮遮掩掩倒不如大大方方地承认。
          她似乎有些疑惑:“为什么呢?”
          雷狮摇了摇头,投向远处的目光骤然变得深邃。他说:“安迷修的未来还很长……那么傻的人,与其挂念着我,倒不如恨着我,忘了我,然后去寻找新的幸福。栽在我身上,不值得。”
          “为什么呢?那或许是你曾在这世界上存在过的唯一证明。”
          “哈……像你这样没有感情的机器是无法理解的,”雷狮幽幽地说,“连自小养大徒弟的感受都无法顾及的人,仇恨永远存在于第一位的人,怎么样都无法体会到吧?”
           她陷入了沉默,气氛一时间变得凝固。就在雷狮以为自己快要睡着时,她扔给自己一把枪。
           “你说那场意外是因为你父亲急着去找闹事的你而引出的……那罪魁祸首就是你了。我可以放了你的父亲,不过……”女人的目语气恢复了古井无波的样子,仿佛刚才动摇的人不是她一样。
            她本以为雷狮会退缩,会怯懦,会丢失掉刚才一直高高在上的表情来求她。可是没有,出乎意料的,他捡起了泛着寒光的枪支抵在了自己的太阳穴:“…说话算话。”
,          “砰!”)
, ,         然后安迷修赶到了,刚才他一直追踪着自己师傅的车。他比任何时候都要清楚自己的内心,从未被贴过罚单的乖乖学生安迷修现在却像疯了一样地闯着红灯,然后肆无忌惮地超速。
       ,   他本来想着无论雷狮怎样恨自己,自己也要救他。可是当他赶到的时候,他听见了雷狮的话。他惊讶,他茫然,他忘记推开门。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晚了,他冲进去,枪支却已经被扣动。他看见雷狮原本天不怕地不怕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名为惊愕的裂缝,带着不可置信的神色。
           然后枪响了。
         【end】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