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名山上的映秋白桃▽

好了好了,也青赶快结婚吧【敲黑板
(∗❛ั∀❛ั∗)✧*。

【也青】是骚话没跑了

   诸葛青抱着手望着面前几乎快热成一摊水的王也,笑吟吟地道:“喂,王道长,平时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吗?怎么,今天这么热也执意要跟着我来吗——难道您老的目标不是在被窝里孤独终老吗?”
   王也撇撇嘴:“哪能呢,这不是喜欢上你了吗。”
   一听这话,诸葛青便来了兴致:“……哦?怎么说?喜欢上我哪点啦?”
   “可别用那句老到掉牙的话回答,太假了。”诸葛青饶有趣味地补充道。
   正准备用万能答句敷衍过去的王也霎时垮了脸,然而很快又收拾好了神色,一本正经道:“……我也不知道,我喜欢的样子你都没有。”
   诸葛青知道这只是玩笑话,然而心中却不可避免的泛起了一股酸味儿。他走得比王也稍快些,此刻站在较高的台阶处居高临下地问:“那您喜欢啥样的呢?”
   王也见他这副大有几分“你要是说谁那我就去把谁卡擦卡擦掉”的无理取闹的小模样有点可爱,哑然失笑:“……这和喜欢啥样的没关系。”
    “重要的是……我喜欢你就够了。”
————————
    说到世间最美好的相遇,回答无外乎便是那几句。然而王也却觉得并非那些所说的“你在看风景,而我在看你”的酸味情话,他本就不是什么委婉的人,喜欢的自然是直来直去的表达。他觉得相遇这个事儿玄之又玄,全由命理决定又似乎掌控在自己手中,怎么说呢?就像是微风拂过平原路过馥郁,雨滴划过屋檐拍打玻璃,只有那短短的一瞬,那便是:
我在看风景时,看见了这尘世间最好的你。
   王也觉得他怎样也无法在诸葛青的眼中找到晦涩的旧尘,那里面全是灿烂的星子,除了璀璨再容不下其他,悄然流动在天河中似是要将岁月也悄悄封存。他一睁眼,你便会觉得,这世间不过如此,这天上的星宿不过如此,这暴虐的惊雷不过如此,这连绵的春雨不过如此,这银素的白雪也不过如此,你仿佛在他眼中看见了星河流转,看见了四季变换,看见了白驹过隙,但这些都无法描述出那万分之一的美好,就像是根本无法用言语形容一般。
   于是王也一下子便栽了,他在里面什么也没看见——除了他自己。
   是啊,他的眼里装着全世界那么好的王也,其他繁琐事物又怎会为他眼中所容呢?
   他最喜欢他了。
——————是逻辑不通的骚话连篇了,不过我喜欢
也青真的好!✧٩(ˊωˋ*)و✧

评论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