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旧是不务正业的映秋白桃儿儿儿儿儿▽

很喜欢喜欢也青的大家呀不过其实我圈名是叫秋桃的(……
(◦˙▽˙◦)不是白桃ya小阔爱们(手动高亮)

【也青】明知山有狐,偏对狐生情(11)

   ( p′︵‵。)码的2500多字失手删了,哭哭,又重新弄了一遍……(╥╯﹏╰╥)ง晚饭都没吃……作业也没做……呜啊啊啊……
   —— ——————
     (18)
    诸葛青一路踉踉跄跄,慌慌张张,匆匆忙忙,纤长的身子抱着昏迷不醒的王也如同闪电一样在林子间穿梭,跌跌撞撞的,衣物划破,细小的伤口密密麻麻地铺展开来,甚至有些枝叶刺到胸前的伤口,他也全然不顾。他此刻甚至是有些开心的,前所未有的开心。 他从未想过自己的弟弟竟然还有一日能活下来,能与自己面对面,尽管他被魔化,忘记了自己,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世界上从来不缺少奇迹,而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创造出一个。 
   一直到跑了很久,诸葛青这才停下。此时他才惊觉自己原来已经虚弱至此,连站着都有些艰难。他知道自己不能再跑了,他身后已经拉开了一条长长的血的痕迹,再跑多久,只要有这条道,他们若有心要追都能找到自己。
   诸葛青小心翼翼地将王也率先放在地上,他伤得比自己还要重些,如果再昏迷下去有可能这一辈子都醒不过来了。看着那张被血污模糊了俊逸容颜的脸,诸葛青犹豫了,他想起自己对他一直抱有的若有若无的敌意,想起了他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照顾,而此时那几乎无所不能的人此刻连活下去都成了奢望,他不知道自己内心泛起的是怎样的一种情感,不过总之非常难过就是了。
,   诸葛青的眼眶有些湿润了,他想他终究还是来晚了一步,要是那些琐碎致命的攻点击是打在自己身上,那该多好。 他也不知道现在的自己对王也到底是抱了怎样的一种心态,芥蒂肯定少得多,但也还是很难恢复正常,毕竟那么多族人死在他手里也是不争的事实。但他并没有杀自己的弟弟,不是吗?就这一条理由,就已经足够支撑着诸葛青竭尽全力去救他了啊!
   思及此处,诸葛青不再迟疑,狐眸中流露出一丝坚决。如果此刻云见他这副模样一定会惊得花容失色,她虽然不像他们灵兽一样拥有得天独厚的内丹,但她也知道那对于他们自己本身到底有多重要啊!而此刻,诸葛青体内的妖力飞速流逝,却又与空气中凝而不散,他这不是在唤出内丹又是在干什么呢? 普通的灵兽全盛时期取出内丹都会波及到本源,受到不小的伤害,更何况是此刻身体情况只比王也稍好一些的诸葛青?他这不是在玩火,是在拼命。
     随着一颗乳白色镶嵌着鎏金云纹的内丹缓慢成型,诸葛青一瞬间变得面如金纸,一口腥气涌上,他像是再也忍不住便喷了出来,血花在空气中炸开,衬得原本就白皙得病态的皮肤此刻简直就像染上了朦胧冰雾,苍白得可怕,也冰冷得可怕。
     他的大脑甚至已经一片空白,上下眼皮打架一般的根本分不开,就连那一直扬起的嚣张眼角也软软垂落,脆弱,却又无可奈何。
     他看着那粒小小却藏着他几万年修为的内丹,将它长鲸吸水一样唤过来,含入口中——然后就那么用手撑着地,将唇贴上了王也,也将这唯一的生还希望渡给他。 诸葛青的脸在如此危急的关头也不禁有些发烫,王也的唇很软,凉凉的,带着他的血的气息。然而一想到这茬诸葛青就无法压抑自己内心喷薄欲出的苦涩,他知道王也身上是非常暖和的,在冬天时小狐狸模样的诸葛青最喜欢的事便是窝在他怀里,在冬夜的星空下与他眺望着远处光的尽头,絮絮叨叨着如同老夫老妻一样拌嘴。那时他以为这样家常便饭小打小闹的日子实在是有些寡淡无味,然而现在他才发现那才是他一生中最美丽的时刻,与他在一起,或许连受的伤都是甜的。
    诸葛青的身子晃了晃,他失去了与内丹的联系,王也将它成功地吞入腹中。这很好……诸葛青迷迷糊糊地想,他自身的生命气息不断消融,然而身下的王也气势却在顷刻间便旺盛强势起来,诸葛青便知道起作用了。
    他松了一口气,想要撑着手站起却只得摔了下去,又一次倒在了王也身上。这次他没能再爬起,他早已停滞的大脑再也不会给他的四肢发出命令,前所未有虚弱的眩晕包裹了他,将他拖入绝望的泥潭。
    然而他脸上却挂着满足的微笑。他想,原来这一切都是误会,他不用仇视他了,他好开心,这颗内丹,就当是对他照顾自己这段时间的补偿吧。 然而一颗滚烫的泪珠却划破了这看似慷慨的赴死,他多么想活下去……天知道他想唤醒他的弟弟,想将他从堕魔的深渊解救出来,想和他再说上那么几句话语,可是他也知道,他不能抛弃王也不管,他不能自己独活。
     于是在不久的刚才,他做出了这个决定。 他知道云是来报恩的,所以他决定将最后的希望完全托付与她,他强行分出自己十分之一的灵魂去寻觅她的踪迹,她是那样强大,她一定会有办法救自己弟弟的,对吗? 他知道自己有些贪得无厌了,所以他也为她留下了一点东西。这些日子她不仅清楚了云的实力有多么强大,而且他也从那渐渐弱下去的气息中发现了一丝端倪。他留下的这点东西算不上多么珍贵,但诸葛青却相信这完全可以帮她摆脱副作用的苦恼。
    他将一切都已打点好。
    (19) 云收到了诸葛青的来信。 她几乎是哭着跑出去的,她想,他怎么可以这么不爱惜自己的生命!她从那十分之一的灵魂中感受到了诸葛青孤注一掷地悲壮意味,也清晰地感受到了他绝无生还的可能。
    同时她也听到了他的嘱托,可是她一点也不想接受他的馈赠。
    “……这几日听了你的描述,我终于想起我从前在族中的古籍上见过你这种生物了。你的名字叫氏榷,对吗?”
   “……其实我挺博学的,我记得你们这个种族在成仙之前一直没有自己的形体,但可以附身在其他濒死的动物身上,获取他们的能力,你那些五花八门的能力就是这么来的了,对吧?”
    “……我还知道每一次附身时间都很短,不足一百年,你现在这个身子就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了,而其中剩余时间的百分比我就不说了……我希望你能救我弟弟,这是我唯一的心愿了,拜托。”
   “……我知道,我有些贪得无厌了。不过我也为你留下了一些东西,我的灵魂几乎崩溃,我的内丹也给了王也,我只有这么一副破败的身躯,我死后,你就附身其上吧……你可以一直使用它直到你成仙,身为一个修行了十万年的大妖,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当然,你要是还想找一个美少女的身体,就任它自生自灭吧。”
   “……若不是因为王也,它或许早就暴毙荒野了。如今被遗弃也只是一个过程问题……我希望在那之前你可以操纵它去陪伴我的白,唤醒他,在那之后怎么样都无所谓了,你不用报恩了……应该是我感谢你才对。”
   “……说实话,我有点遗憾,我还挺想看你成仙后本来模样的。”
  云的眼角飞快腾起嫣红,这一字一句分明充满了对生的不舍与眷念,就像遗言一样,后面的话断断续续的,她便知道那是诸葛青快支持不住了,她听不清,也不想听了。她不知道,诸葛青明明是这么好的一个人,为什么老天爷偏要与他过不去呢?
   她的身影投入面前郁郁葱葱的树林,飞快的便消失不见了。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