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旧是不务正业的映秋白桃儿儿儿儿儿▽

很喜欢喜欢也青的大家呀不过其实我圈名是叫秋桃的(……
(◦˙▽˙◦)不是白桃ya小阔爱们(手动高亮)

【也青】难得开个洒水车还要我取名字这不是难为我吗(上)

预警:ooc,有肉,没写完等会写完一起发,几分钟前那个不全,重新发过
   ——————————————
   诸葛青觉得浑身有些燥热。
   眉头挑起,洗手间的灯光照不见他眼底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暗沉。刚才那人将主意打到他身上来他是有所察觉的,只是没想到他会如此明目张胆地将药直接下在酒里,弄得诸葛青猝不及防。
   四肢燃烧起难以言喻的的渴求的欲望,诸葛青难耐地蹭了蹭裤子,心中有些犯难:这场酒会的重要性他不是不知道,如果得不到孙老爷子的支持,那么才开始运转的那几个项目……
   不行,诸葛青深吸了一口气,没人看见他的目光陡然变成了无人探究得见的深沉,不论是为了什么,这个项目都必须运行下去,他再也不想体会一把那种几乎形神俱灭的痛苦了。
   诸葛青理了理西装的领子,对着镜子练习了几遍确认自己脸上的微笑确实是无懈可击之后,这才一路施施然地走过去。脸上挂着一贯翩翩少年的笑,惹得一路上不少富家千金对他频频侧目,有几个胆子大点的甚至直接红着脸上前嗫嚅着索要他的联系方式。诸葛青对这些善良可爱的小女孩子向来没什么抵抗力,然而这次他却将所有人都一一拒绝:他可不是来相亲的,更何况,他也不想在这次的重要客户面前留下什么沾花惹草等极为不好的印象。
   或许还有什么别的原因。
   诸葛青眼角的余光瞟见了一旁假装正认真端详着酒杯的王也,然而他尚未来得及遮掩的仓皇却被诸葛青一览无余。诸葛青有些失笑,在心里暗骂自己不争气,都这么多年了还忘不了过去的事。
   都过去了。
   诸葛青眼皮耷拉,在一个离王也较远的地方随手拉了个凳子坐下,混着晦暗的灯光很好地遮住了里面的情绪。
   此时孙老爷子已经上台,他是略逊色与商界扛把子王家的孙甬集团的创始人,几十年前意气风发,如今看起来依旧是精神矍铄,威风丝毫不减当年。此处不过是他家无数房产中小小的一处别墅,但其华贵程度却足以让大部分人瞠目结舌。
   “……这次的投资……”听见了投资的事情,诸葛青便一下子来了劲儿。他的面容已经染上不正常的潮红,呼吸也微微加重,然而他却好像浑然不知,倒是一直目不转睛观察着他的王也发现了问题所在。
   一向搞天搞地搞空气的王也眉头一皱,坏了,这是要搞大事的节奏!
   身处这个肮脏的世界多年,他早已摸清楚那些道貌岸然老狐狸一个又一个层出不穷令人唏嘘的陷阱,对其讳莫如深的同时通常也抱了几分戏谑心态,看毫无防备的新人被搂着迷迷糊糊地前往贞操的粉碎地。可是对象换成了诸葛青,王也显然不能再保持静观其变坐以待毙的情况,他猛地起身——事实上这是非常突兀的动作,他不怕惹怒了孙老爷子,尽管那会对王家未来控制商界产生非常大的影响,但那也无所谓——在他心中,没有什么是可以与诸葛青相比的。
   始终如一。
   会场的许多人因为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都吓了一大跳,王也也不管。被打断了慷慨激昂演讲的孙老爷子脸色难看的能去烧火,然而看见是王家的那位小少爷,只能默默忍下,顺带记下一笔仇。
   于是他也没了声息,几乎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们两个身上。
   诸葛青被这些惊奇的目光弄得有些不自然,色厉内荏地望向王也:“……你干嘛?”
   然而下一秒他伸出了推搡的滚烫手腕就被面前脸色阴郁得像是要滴出水来一般的男子捉住,男子的目光带着无穷无尽的凉意,仿佛下一秒就要将诸葛青整个人也冻结。
   他说:“走。”

   才走了没多远,诸葛青便忍不住了。
   饶是他紧咬牙关,然而那来自于本能的渴望是那么强烈,几乎将他的理智淹没。这是一种后劲很大的春()药,诸葛青分辨出,已经有黏腻的呻吟自他口中蔓延出,一下不落地传进了面前听力异常好的人耳里。
   诸葛青四肢发软,浑身无力,显然无法再走动。王也没有说什么,然而身子却主动偏过来让他暂时倚靠。诸葛青抬起头深深地望了他一眼,然后迟疑着道谢。
   “你用不着谢我,”王也摇摇头,眼睛里带上了诸葛青看不懂的颜色,“这虽然不是我应该做的,却是我想做的。”
   诸葛青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他知道王也不会接受他的道谢,就像他也知道,他永远无法接受王也的道歉一样。
   当初的那件事,实在是太过于刻骨铭心,也实在是将他伤得太过于彻底了。
   王也的步伐明显放缓,明显是在等诸葛青,诸葛青也不客气,就这么扶着他心安理得慢慢地走,路灯昏暗的光线投下,在地上画出两人模糊的轮廓,诸葛青知道这次的事肯定砸了,失去了这么一个大靠山难过的同时,心底也有些庆幸。他想过忘记他,也试过忘记他,可是每一次几乎徒劳的试验后他都会那么清晰地发现,他做不到。当喜欢一个人已经成了本能,他伤害你也好,辜负你也罢,又怎么能随着理智的阻止就中止掉呢?诸葛青沉溺在这种本不为理智所容的感情中缓慢前行,任身上一把火烧得愈演愈烈也不去阻止。
   他想起了从前。

评论(3)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