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旧是不务正业的映秋白桃儿儿儿儿儿▽

很喜欢喜欢也青的大家呀不过其实我圈名是叫秋桃的(……
(◦˙▽˙◦)不是白桃ya小阔爱们(手动高亮)

【也青】明知山有狐,偏对狐生情(12)

嘤嘤嘤QAQ我对不起你们!
————
   (20)
  诸葛青醒来的时候,脑子里全是“从未想过他居然还能醒来”的这个念头。
   他还活着吗?
   诸葛青的眼睛紧紧地眯成一条缝,与平时不同,他现在看不见任何东西,唯有模糊的意识传达出他竟然还活着的不可思议。
   他能稍微感受到身上干爽,变成了小狐狸的模样,血迹看来已经被人给清理过了。虽然此时全身还很虚弱,但诸葛青稍稍内视便看见内景看起来除了透明一点几乎没什么别的变化,于是他知道他或许是被别人救了。
   他嘤咛一声,周身还止不住的疼,然而他却迫不及待地想要起身。王也虽是吞了他的内丹,但伤得也比自己更重,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诸葛青强忍着胸口处传来撕裂般的剧痛,冷汗重新润湿毛发也不在意。他努力了好久,才勉强地翻了个身,眼睛勉强地容纳下几许熹微的光。
   然后他就从床上摔下来了。
   来不及呼痛,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就依着他弄出这不小的响动靠近了。诸葛青茫然地抬头望去,发现是一位女子。
   “哎哎哎,你怎么乱动啊。”女子小心地将小狐狸模样的诸葛青抱起,一双灵动的黑眸中满是对他擅自行动的谴责与不满,“你看你伤口又摔裂了吧,活该。”
   然后她的手便分外熟稔地往自己身上扒拉了两下,诸葛青立马就感觉到伤口处传来了一阵清凉,随着混沌的大脑也清晰了起来,他惊讶地晃了晃尾巴。然而女子却只是又将他重新放在床上,随着那芊芊玉手的离开,伤口又重新变得灼热起来,只是疼痛却要轻了许多。
   “这是止血的药,你别乱动。”女子像是看穿了他内心的疑惑,解释道,“与你同行的那个人伤得很重,不过……”
   见诸葛青一副急得要死的样子女子坏心眼地拉长了尾音,一番话兜兜转转也没能说出。
   “喂喂喂你倒是别乱动啊!很不利于恢复的好么?!”见诸葛青一副还是自己下床跑去看的样子,女子彻底无语了。她妥协道:“……不过本姑凉医术精湛,虽然还没有醒来,不过恢复状态也很不错咯。”
   诸葛青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拖着疲软的身子软乎乎地倒在了床上。他的伤本就轻不到哪里去,更何况他现在没了内丹,恢复也大不如前,刚才的一番动作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全靠他强盛的身躯与顽强的毅力共存才得以行动。此刻内心中悬着的巨石放下,他这才发现原来身体已经虚弱成这副模样。
   女子微微一笑,一头短翘活泼的黑发甩了又甩,她好奇地在诸葛青身边坐下,调侃道:“这么心急?那人不会是你男朋友吧?”
   感受着女子周身萦绕着的淡淡的草药香气,诸葛青本来舒服地微微眯着眼,然而一听这话他却差点一口老血喷她脸上:这这这……
   “……当然不是。”他闷闷地回答,声音里是难抑的沙哑暗沉,脸上却也是挡不住的嫣红,“我恨他都还来不及,怎么会喜欢他?”
   这话像是说给她听,也像是说给诸葛青自己听。
   女子听见这个意料之外的答案显得十分惊奇:“是吗?可是我看你连内丹都给了他诶!”
   “等等等等……先别急着动手,医者能探求病人体内的状况很正常的好吧!他伤那么重还能活下去,你伤得没那么重却也跟着躺了那么久,用耳朵想都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了好伐?!”见诸葛青快要炸毛一脸不可置信以及带着敌意的瞪视,女子手忙脚乱地解释道,看到面前这只小小狐狸的脸色稍微好了一点才又猫着胆子继续套八卦:
   “……喂喂喂,既然这样的话,说说你和他的的故事咯,好歹我也救了你们诶,你要是说出来话我可以考虑不收医药费哦!”诸葛青脸上明显写着拒绝,但女子显然洞察了他内心所想,直接将他们还欠着自己一份救命之恩点出。与这相比讲一个微不足道的故事显然不算什么,诸葛青郁闷地挠了挠自己的大尾巴,将脑袋埋在里面蜷成一团。
   过了许久也没有动静,就在女子正准备离开之时却又有一阵幽幽的声音传来:“……你不如先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傅蓉。”女子爽朗地答道,“可以开始讲了吗?”
   诸葛青默了默,又默了默,才开口:“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男孩。”
   “男孩天资聪颖,在族中的地位非常高,所以会受到大家期待的同时也背负了难以想象的沉重的压力。他还有一个弟弟,正是因为这个弟弟温暖的关心问候如同仅存的阳光照亮他的心扉,男孩在压抑的环境里才得以勉强存活。”
   “……男孩很少笑,但他的弟弟却十分活泼开朗,白乎乎的笑脸总是舒展着,看起来傻死了……弟弟的天资在男孩之后觉醒,却也丝毫不逊色于他。男孩本来是看见弟弟的天资后是有些心灰意冷的,因为他在这之前一直是以未来少族长的身份自居,他的生活几乎一帆风顺,除了那些压力。但是现在族中又有了一个更厉害也更加适合重点培养的对象,这等于他之前付出的那些努力全都是狗屁。”
   “他想起小小的自己之前还自命不凡地与弟弟探讨自己将来一定会保护好他,也保护好整个青丘,他就觉得无比讽刺,荒唐可笑。现在有能力也有权利说这大话的的,显然不是他,而是他的弟弟。”
   “两人的感情因为少年的嫉妒生了单方面的隔阂,于是在弟弟又一次抱着疗伤药靠近的时候,男孩没有理他。”
   “男孩跑了出去……却没有想到,弟弟抱着伤药愣愣地望着他的那一瞬,是男孩看见他的最后一面。”
   “弟弟很快不屈不挠地跟上,他不明白为什么素日里对自己极好的哥哥会这样。但男孩的速度显然更快,将弟弟远远的甩在了后面……”
   “男孩根本不知道会发生意外……他只是在赌气,他郁闷,所以他想自己一个人静静……他本来已经想通了要是将来弟弟做族长那自己就辅佐他,因为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他心中唯一的亮光……可是他却不知道原来自己一时的任性会付出如此惨痛的代价……”说到这里诸葛青的声音已经带上了难以抑制的颤抖,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哭腔,傅蓉听了,沉默着,她几乎已经快猜到少年与弟弟的结局,也可以想象出那是怎样的一种绝望。
   “他们是想回去的。”
   “……可是他们遇见了一个道士,那时的他——我们简称为少年A,就已经非常强大,轻而易举地抓住了两只偷偷跑出族的小狐狸。”
   “……男孩非常后悔,他死了还行,但他的弟弟却是被他拖累的。他已经想好要是那道士想用他们炼丹就先他一步自爆内丹救出弟弟,他是族中未来的希望……而他,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弃子……”
   “然而这也没能如愿,最后是弟弟,用生命保护了他。”
   “那道士放了他们,脸上一直挂着懒洋洋的笑,男孩觉得不可思议,但也没放下戒心。他拉着弟弟赶快远遁,他们还太小,也太稚嫩。”
   “但是他们劫后余生的快乐并没有维持多久……不久男孩就听到了身后弟弟的惨叫。他看见道士擒着弟弟的脖子残忍地笑,心中满是绝望。他自知无法逃脱,于是身上骤然冒起青光,准备殊死一搏也要救出被拖累的弟弟……但他却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
   “……弟弟身上先一步冒出了比他更强烈的白光。”
   “后来的事情男孩已经记不清了,但他却永远记得弟弟死前那双对未来与光明充满无限眷恋与渴求的眸子,男孩明明记得他是那么怕疼的一个人,小时候长了口腔溃疡都要哭上一整宿的孩子……现在怎么就那么懂事了呢?”
   “他死得毅然决然,毫不犹豫。男孩无论如何也不能明白他是抱着怎样的心态慷慨赴死的……男孩是这样糟糕的一个人……他听见他的弟弟说啊,说——”
   诸葛青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幕,似乎满天的星宿同时爆炸才能造就如此璀璨的烟火,而这烟火全都集中在他最珍爱的幼弟身上。他在那一瞬间仿佛看见了所有过去,痛不欲生的绝望撕裂了他的心脏,而这一切全都在诸葛白一句话中静止。
   他说:
   “……我最喜欢哥哥了。”
   “男孩醒来的时候已经在族中了,他迷茫地睁眼时,看见的是痛心疾首的长老。长老们的话语犹如最锋利的荆棘扎在他心上,捆作一团,于是他再也没有能透过气的机会。”
   “族长们说,弟弟在给他送药之前,便嘱咐过,他不想当这个族长。”
   “‘在他心中哥哥就已经是顶天立地的盖世英雄,是弟弟怎么样也无法追随触摸到的高大形象呢!’”
   “‘所以啊,哥哥只需要当他一个人的盖世英雄就好了,族长什么的还是哥哥最合适了!’”
   “他最后说,‘我最喜欢哥哥了!’”
    我最喜欢哥哥了。
    所以啊,他讨厌死少年A了。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