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旧是不务正业的映秋白桃儿儿儿儿儿▽

很喜欢喜欢也青的大家呀不过其实我圈名是叫秋桃的(……
(◦˙▽˙◦)不是白桃ya小阔爱们(手动高亮)

【也青】难得开一次洒水车还要取名字这不是难为我吗(下)

   感受到床单上透过润湿衣物传来微微的凉意,诸葛青蜷起手舒适地蹭了蹭,他微微别过头,灼热的吐息便随之喷洒其上。然而当他难耐十分时,紧接着下一秒,他便被一个高大的黑影所覆盖,而男子清隽的面容则在自己面前无限放大。
   诸葛青微启薄唇,想要嘲讽的“原来王总也不过是这种道貌岸然而趁人之危的人”之类的话语尚未出口,他的口便被什么更为灼热但是柔软的东西堵上。他惊愕地瞪大了眼,望向这张嘴的主人的一对狐狸眸子中满是不可置信。
   “……唔……”柔软的感觉碾过自己的上颚,一股热流顺着神经一路炸到了头顶,诸葛青的身子难以自抑地颤抖了一下。
   他整个人像是石化了一般,呆呆地望着那个毫无预兆将他吻住的人。
    像是过了许久他才如梦初醒,猛地一咬那入侵者的舌头,感受到面前的男人猛然吃痛起身他才愤怒地咆哮:“……你干什么?”
   然而他的声音却像水中浸泡过的棉花糖一样,软绵绵的,没有丝毫威胁,甚至还带着些许撒娇的甜腻意味。
   王也皱眉感受着口中的铁锈味儿,脸色十分难看。然而他的眼神却有些不合时宜的微妙,没有太多晦涩,像是在回味刚才的那个吻,也像是在反省自己的冲动。
   诸葛青竟然没出息地觉得这样的王也有一点帅。
   “……诸葛青,”然而在诸葛青还没有来得及从眼前人的颜值中回神的时候,他毫无防备地听见王也低沉道。
  “你是不是以为我的脾气很好?”
   诸葛青乱成一团的大脑还没有来得及去消化这句话的意思,他便感受到自己软绵绵的身子就这样被一股大力覆盖,然后禁锢住,丝毫动弹不得。
   “放开我,你……”
   王也没有等他将威胁说完,便又故技重施堵住了这张只会吐出利剑的小口。他骨节分明的大手一路摸索向下,诸葛青徒劳地试图阻挡,然而只有一瞬,他不老实的两手便也被一股大力蓦然捉住,钳制提高,然后最终定在了他的头顶。
   原本就紧绷的衣扣随着这样剧烈的动作蓦地蹦开,洁白精致的衬衫甚至还随着向上扯动了几分,撩至胸际,于是诸葛青毫无赘肉的小腹在这样的情况下几乎展露无遗。
   这样被动的姿势让诸葛青有一点羞耻,他觉得自己几乎是毫无遮掩地在面前的男人展示开来,像是被雄狮盯上的毫无反抗之力的小兽,无助而又可悲。
   迷迷糊糊中,诸葛青又看见王也的喉结滚动了几下,于是他就非常有自知之明地判断出自己或许还是那种特别勾人的猎物。
   王也的手有一点冰,还有一点说不上来的粗糙感觉。茧子在光滑的皮肤上摩擦,所过之处就像是被汲取掉了所有养分的枯草,失了力气软软耷拉;却又像是在这枯草上放了一把火,熊熊燃烧着一路蔓延开刺骨的快感,直逼诸葛青的心。
   这把火带着无法忍受的热意直接涤荡了诸葛青的大脑,他本就中了药,这下总算是在王也的攻势下卸下了最后的防备,也算是默认了这场荒唐的性()事。
   他的腰软软塌下,诱人的腰窝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若隐若现。王也见此却只是咽了咽口水,紧接着那几乎快要滑进裤子里的手却忽的转而向上,反而慢条斯理地玩弄起了他胸前的两朵茱萸,时而松懈时而暴躁的手法在这样的情况下无疑成为了一种甜蜜的折磨。
   诸葛青的大脑早就被烟花一样的快感炸得丝毫不剩,他的脑子在这样露骨的挑逗下早已迷迷蒙蒙,嗫嚅出的话也软成了一汪春水,再无先前耀武扬威的攻击性:“……王也…嗯哼……”
   他后面两个字说得极为小声,细若蚊蚋得让听力在如此多年不同寻常的的训练下早已远超常人的王也也听不真切。王也被这猫爪子一样的言语勾起了好奇心,倒是先放下了手上的事,半个身子倾轧而下,头跟着轻轻地蹭了过去。柔软的发丝拂过诸葛青敏感的耳际,暗沉的声音不经过空气过滤,像是最有效的催()情()药一样凌迟着诸葛青的心便直接跳入:“……你说什么?”
    诸葛青的脸上猛地腾起两抹红而又红的云,他咬了咬牙,此刻的他早已被药物控制了神智,往日里的睿智清醒早已飞到九霄云外,于是他说出了这辈子清醒状态下都不可能会说出的话——
    他将头一偏,以同样的姿势附在了王也耳旁,带着灼热的吐息轻轻地说了一句话。于是他便满意地感受到身上的人身体像是被电了一样痉挛了一下,猝不及防地猛然起身,然后那不可置信的视线裹了火炭便在自己身游移。紧接着诸葛青感到身子一重,身前的光线也被挡住了大半——是王也,他几乎失控地一下半跨坐在了自己身上,而他那滚烫巨大的某处,则刚好抵在了自己的小腹上。
   诸葛青感受到他猛然凌冽起来的危险视线,无所谓地笑笑,这场景,和他18岁那年的梦一模一样。
    薄唇微启,他听见他说:“……操()我。”
    而那场梦到这里便没有了,所以他就可以在里面任性地为所欲为,但这可不是梦,这是现实,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的现实。而王也,是个爱他至深却又伤他至深的人的同时,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王也难以自抑地愤怒了,不,说的准确些,应该是暴怒。他不知道他不在的这段时间里诸葛青对多少人说过这句话,和多少人做过这种事……他的调侃看起来熟稔而又游刃有余,像是一个久经沙场的老手。
   而原来的诸葛青断不会如此放纵糟蹋自己……全都是在那件事以后,他与他之间便有了越不过去的天堑,而诸葛青做任何事都几乎失去了所有理智……
   而这一切竟然都是因为他。
   王也一想到这里,心中这么多年的嫉妒与难受就像是要将他活活撕开,于是,诸葛青就听见他用不怒自威的口气怒极反笑:“……诸葛青,你这是在玩火。”
   身下的人猛然打了一个后知后觉的寒颤,然而等他反应过来挣扎着想要逃离,却已经晚了。
    一切都已经晚了。

   end
——————
好了,完了(∗❛ั∀❛ั∗)✧*。
剩下三万字请自行脑补(真的会被打死的
【7300+里面结果有3000+都是回忆这种看起来就明显详略不当还是为假期里的虐文打广告的行为的丢脸的事你们以为我会告诉你们吗……(๑´∀`๑)】
【当然不会!】

评论(16)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