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名山上的映秋白桃▽

好了好了,也青赶快结婚吧【敲黑板
(∗❛ั∀❛ั∗)✧*。

【也青】失了光的萤火虫

   是一个来自于别人的脑洞*٩(๑´∀`๑)ง* @庭钰 ,应该会有后续……【已经想好了但是懒得码,看具体情况咯~
   会很虐、很惨,ooc严重,是一把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刀子,文笔渣。(´-﹏-`;)
   诸葛青受伤预警,避雷慎入。
  ————————手动分割线
   王也觉得自己可能是要完了。
   这事儿怎么说呢?王也思索,有点儿玄妙,又有一点儿淡淡的清纯味道,像映秋的蝴蝶蹁跹遇见的第一朵花,扑棱扑棱着翅膀就上去了,不给自己留下一点儿余地。又像是什么呢?他觉得这还像是夏季的柠檬水,酸甜可口,恰如其分地出现在最合适的时候,解了最难耐时分的干渴。
   他皱着眉,像是要竭尽自己所能去用语言描述这种感觉,但想来想去也终究是要差了一些,于是他索性放弃,就那么抓起一个白嫩嫩的水蜜桃开始大快朵顾。
   甘甜的汁液滑进喉咙,清脆的果肉在牙齿的打磨下变得爽口。王也漫不经心地瞟了一眼已经被咬了一个牙印的小桃子,忽然就顿悟了——是了,这事儿就是如此,你花尽心思去探索,最终结果却不尽人意;但你不经意间的一个小动作,就能采撷尽其间奥秘。
   嗯,所以说,现在该怎么办呢?
   王也犹豫地看着不远处瘫在沙发上的那人,他皮肤白皙得连女孩也要嫉妒,容颜俊逸精致,长长的睫毛像极了他刚才的那个不尽人意的比喻——就像是映秋的蝶,轻而易举就能采撷去少女少年们心尖初初绽放的花;他是那样的完美,就像是造物主予其了额外的恩赐,然而此刻他平日里一丝不苟的发此刻却稍显凌乱,微微耷拉在修欣的脖颈间,勾勒出一抹曼妙的蓝,也动人得好看。
   没错,他就是我们天不怕地不怕的王大爷所摊上的“事儿”,还是“大事儿”。
   王也可犯愁了,他与这小白脸——当红的也是史上最年轻的小影帝诸葛青见面也就两次,但不知是不是他那张脸经常在各大频道的广告上晃啊晃,自己偏偏就是有点儿对他那什么,用你们凡人的话来说就是念念不忘。但王也又觉得这样的程度又有点儿深,说不上吧,所以他现在纠结得很,不知道该拿这磨人的小妖精怎么办。
   这小妖精,不,是诸葛青,刚拍完他与公司签约的最后一部连续剧,就推脱不得与自己的坑队友老铁碧莲以及一大堆形形色色的剧组的男男女女在这里开庆功晚宴 。到了最后宴席散了,人群三三两两地离去,勾肩搭背,醉的一塌糊涂。诸葛青平时是算比较讨喜的一类人,但或许是因为喝高了的缘故,就像是自带了被忽视的光环,在角落里趴着,张碧莲怎么叫也叫不醒。没办法,张碧莲还要送自家已经睡着的大明星冯宝宝回家,就给闲着的王也来了个急命连环call——
   果然是重色轻友,哼!
   王也气呼呼地想着,干脆直接跳下了板凳。他一伸手就掐灭了跳跃的烟雾,直接摁在烟灰缸里摩擦。口腔里全是苦涩的烟草味儿,他谈不上喜欢,却又说不上讨厌,充其量这只是让他神志清醒的一个途径——那么问题来了,这个家伙,该怎么处置呢?
   王也看着诸葛青已经有些瑟缩起来的身子,觉得再这么待下去这弱不禁风的小白脸都快被开得过度空调吹出病来了。他当下不再犹豫,“吭哧吭哧”地架起这个一米七的男人,费力地往酒店外走。
   行走的过程不可谓不艰辛,走三步得跌两步,运气不好还得原地转个圈。就这么不到一百米的距离,王也给走出了一种古时候毛爷爷亲领着万里长征的漫长感觉。
   诸葛青到是没什么,可怜了他王也,直接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他还怕自己背上睡得乐呵乐呵的,于是他就万分嫌弃地开始吐槽,他觉得这哪是妖精啊,这分明就是一猪精儿嘛!看起来轻飘飘的,抱起来重死了,还麻烦得要命,简直就是自己上辈子欠他的么!也不知道自己当初是怎么鬼迷心窍被他谈妥了投资的事儿的。
   王也认命地将这祖宗往自己车后座一扔,自己就哒哒哒地跑前面去为他开车送他回家,得儿,这祖宗,堂堂王氏未来的继承人,他诸葛青名义上的顶头上司,今个儿跑来给他当司机。
   王也没好气地从镜子瞥了一眼后座上睡得正香的人,说实话,他的心情有些微妙,并不全是嫌弃与不耐烦,还夹杂着一点点的欣喜……?一点点的……
  王也心情复杂地打着方向盘,心想自己这么多年找不到女朋友,不会是喜欢男的吧?而他……
   得,自己该不会是喜欢上这个只见过寥寥几面的狐狸了吧?
   然而就在王也出神之际,他没有看见的是,后视镜里不远处一直停着的一辆货车突然开动,然后,狠狠地向他的车撞过来……
   “轰!”

   其实王也一直不怎么喜欢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
   在这里,他失去了母亲,外公,许多用任何财富都无法买到的东西……他在这种冰冷得几近绝情的味道中完全失去,他一次又一次地痛彻心扉,却也一次又一次地无可奈何,眼睁睁地看着生命在自己面前那么迅速地流逝,然而他甚至进不去重症监护室。
   他是那样讨厌这令人几近绝望得无以复加的味道。
   然而,他也从未想到的是,有一天,躺在这里面的人会变成他。
  “滴度……滴度……”仪器的声音在本就混乱的大脑中由远及近地炸开,刺耳得令他不由得终止了那些回忆。
   我在那儿?
   这是他的第一意识。王也下意识地想要睁开自己的眼——在他的印象里,这本该是极为简单的动作,然而在此刻,它似乎却成了一种遥不可及的奢望。
   他感到自己全身上下都钻心的疼,一下连着一下,尤其是手。他这才想起自己似乎是因为什么出了车祸……在哪里呢…在什么车上呢……与什么人呢?
   人!诸葛青!
   王也猛地惊醒,刚才还如同被胶水站上的眼皮瞬间分开,然而他的眼睛却受不了如此的强光,又违背主人意愿地猛然闭上。
   过了好一会,他才试探着睁开了眸,这次没有了第一次的刺痛,却也不怎么好受。王也可管不了那么多,他试图挣扎着坐起,然而却受到了阻拦。
   一名小护士皱眉:“喂,你干什么?你的伤还没好呢,不能下地……”
   王也猛的抬头,眼神中的凌冽将这不过是刚来实习的小护士吓了好一跳:“……和我一起来的人呢?他在哪?”他的声音中甚至带着些微连他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的颤抖,无法抑制,那样清晰。他黑得发亮的眸子此刻写满了死死的急躁,如果不是他天性较他人纯和一些,怕是会直接就这么不管不顾地冲出去。
   他记得那车是从后面撞上来的……那这么说,在后座的诸葛青岂不是……
   而下一秒小护士由嗔怪转为犹疑不定的目光几乎更是确定了这个想法,然而她的嘴却张了又合,合了又张,看见她如此磨蹭,好脾气如王也也不禁催促道:“……你倒是快说啊!”
   然而这个小护士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但他却从别人嘴里听见了答案。他推搡的手猛然僵住,充满焦躁的视线也在一瞬间冻结——
   “……才从重症监护室转出来的那个小帅哥可真可惜,今年不过二十多,好像还是个演员?却失去了赖以生存的眼睛……视网膜脱落,唉。”
   “是啊……可惜了。”
   诸葛青失去了光。

评论(1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