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旧是不务正业的映秋白桃儿儿儿儿儿▽

很喜欢喜欢也青的大家呀不过其实我圈名是叫秋桃的(……
(◦˙▽˙◦)不是白桃ya小阔爱们(手动高亮)

【也青〗我和僵尸青有个约会(1)

   真的是天雷滚滚!ooc严重!可以说是私设非常之多了……(°ー°〃)踩雷慎入……
   是【天真无邪年少气盛道士也×天真烂漫纯洁无瑕僵尸青〗
  是 少年也与幼青的组合……( ̄ ‘i  ̄;)
——————
  王也捡到了一只僵尸。
   说起来这捡的过程有些不可思议,然而它就是那么不可思议而又毫无预兆地发生了,令人一点猝不及防。
    “……抱…抱!”眼看着自己脚边小小软软的一坨忽然对自己伸出了手,王也无可奈何地俯下身,认命地将自己惹来的这位小祖宗抱起来。
   小家伙软软的,也香香的,如果不是身体冰凉得如同飞雪、皮肤颜色也黛青黛青的怎么看都不像正常人的话,或许,他还会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小不点儿。
   而此时,“非常可爱”的小不点正当着背地里无数偷窥着并且石化了一片的妖精们的面有一下没一下地把玩着被妖精们奉为“太岁爷”的王也王大爷柔软的脸颊,还笑嘻嘻的……
    丢尽了这么多年建立起来的威信的王也肉眼可见地黑线拉了三道,装模作样地咳了一声,于是看热闹的妖精们就跑的跑,散的散,各自回家吃饭了……
   王也无可奈何地拉开了小不点极为不老实的手,心里直感慨道,孽缘啊……
    说起来,这事儿有些玄妙。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正是那些妖啊鬼杀人放火的好时机。王也身为一个道士,就肩负着保护天下人的责任。那时的他还有些年轻气盛,看见什么都想去掺和一脚,看见妖怪就一定要去追着人家跑,一度让当时在附近化身为人的良民妖怪深感无奈。
    良民妖怪:“……道爷,我们都是好妖。”
    王也:“……妖怪哪里有好的?你们这不是侮辱我的智商吗?呔,拿命来!”
    “土河车!!!”
    幸好那时的王也虽然爱多管闲事了一点,正义感强了一点,迂腐了一点儿,古板了一点儿,但他当时还是一介小道士,没有勘破道法自然本心的那种,刚好出来历练,也就是说,虽然烦了一点儿,但对广大妖怪们并没有什么实质威胁。
    这就很烦妖了,这家伙是武当派的直传子弟,打是打得过,但却不敢打,只能跑;跑就算了吧,顶多掉点儿面子,但你不打,他还主动来烦你。
    这叫什么事儿呢?!
    据说,那一年的妖怪都过得格外伤情,老一届的甚至毛都秃了不少。
   直到那个夜晚,那件事发生,那个拯救了大家的英雄——小僵尸终于出现。
   那天王也夜观天象,算出这个小镇子会有大事儿发生,这还得了!当下就“突突突”地跑到大事儿将要发生的荒山野岭也就是小镇上唯一的乱葬岗严阵以待,两只眼下傻不拉几地闪着黛青色的光,他却觉得自己这是在为人民做贡献,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后来清心寡欲的王也道长每每回想起这时的年少气盛外加一丢丢的天真,都很想穿越回去一把掐死那个胡作非为的自己。
    他一直守到后半夜,知道月上梢头,繁星点点,阴风阵阵,乌云密布,这才终于出现了一点儿不对头。彼时他正耷拉着脑袋靠着树皮一点一点,听到陌生的响动,这才一下来了精神,抖擞着就要去抓大妖。
    说不定,这次要是抓到了的话自己就能勘破红尘,成为一名真正的道士了呢!
    一想到这茬王也就觉得浑身都是劲儿,他苦修了那么久,修为早已达到,却终究是差了那么临门一脚,只要这次能够成功,他说不定就能成为青史留名流芳千古的大道士呢!
    王也聚精会神地瞪了好半天,才发现不远处一个角落的泥土微微有些松动,然后,一只黛青色的爪子就那么从里面伸了出来!
   王也当机立断地跑过去,正准备来点儿什么符咒就先灭了这妖精以绝后患,结果,他却听到了一个弱弱的声音——
   “拉……拉我一下……”
   王也脚一滑,差点儿被雷得摔倒。
   然后也不知怎的,王也鬼使神差地停下了掏出符咒的动作,然后鬼使神差地,真的去乖乖地拉了一把那个被卡住的小人儿……
   胖乎乎的小人儿在他的帮助下费力地从坑里爬出来,借着月光,王也清晰地看见他先是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和灰,然后才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自己。它头上戴着顶僵尸都会戴的帽子,手脚和脸也都是僵尸特有的黛青的颜色,一头头发靛蓝靛蓝的,温顺地伏在脖颈边,倒是意外的好看。唯独那双眸子,清澈得吓人,像是成了这漆黑夜里唯一的光源。
   它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幽香。
   王也打量着这个一点儿也不青面獠牙的甚至只有自己腰际高的小不点儿僵尸,难得一次在收服妖精这事儿上犹豫了半晌——种种迹象表明,这小僵尸就是古籍里记载的那种有灵魂有思想的僵尸,生前死的时候留下了一缕不小的执念,于是灵魂死后不散,继续保存在这副躯壳里面——
    而除了让执念自然而然地消散,这种僵尸,是没有别的收服的办法的。
   这就很棘手了。
   犹豫了一会,王也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心念电转间,王也已经列出了一百种坑蒙拐骗的方法,他决定对症下药地忽悠几下,让他自己去投胎算了,总之,不能让他以僵尸的形式留在这人世,虽然他看起来还很小,理论上比较单纯善良,但是万一——古话说得好,凡事都有个万一,他出去害人怎么办呢?
   他已经打定主意,不管怎么样,他都一定要送这小家伙去投胎,他可不想在自己的捉妖史上留下任何一点可能出现的纰漏。
   尽管这小家伙看起来非常可爱的话。
   猛然回神,王也才惊觉自己原来在捏这小不点的脸,他飞快地收回手,不自在地别过了头,然而心里第一个反应竟然是为什么这小僵尸的脸为什么手感会那么好……
    祖师爷在上……
    小僵尸迟疑了一会儿,看起来好像是很不熟悉人类语言似的。他挠了挠头,这才磕磕绊绊地吐出一句话:“……你是说……生前……嘛?”
    王也点点头,表示难道还会有人在死后给你取名字吗。
    小僵尸绞尽脑汁想了好一会儿,也就挠了好一会儿的头,直到他力度狠得王也几乎都要怀疑它那随风飘扬的几根碎发“材质到底是什么居然如此坚硬”时,他才又一次开了口——
     “死太久……忘……忘了……”
    王也:……

评论(5)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