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旧是不务正业的映秋白桃儿儿儿儿儿▽

很喜欢喜欢也青的大家呀不过其实我圈名是叫秋桃的(……
(◦˙▽˙◦)不是白桃ya小阔爱们(手动高亮)

【也青〗我与僵尸青有个约会(2)

   点我看年少轻狂斩妖除魔道士也夜半激情捡到一只僵尸
▲是(上)

——————ooc,年少气盛道士也×天真无邪幼僵尸青
   捡僵尸这事儿吧,玄妙归玄妙,但它却仍然发生了。就像是一件事只要它的发生概率不为零,那么不论这概率有多低,它都是会有几率发生的;而现在它既然已经发生了,那王也就得想好一个解决的办法却应对。
   风后奇总门&武当山传承下来的男人王也从不轻易认输!
   抱着这软乎乎的小家伙,王也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该怎么解决眼前的困境。要想将这小家伙直接送去投胎显然是不太可能,威逼利诱他都试了,谁知这僵尸小归小,矮归矮,关键是啥都还忘了,智商却一点没落下,似乎还随着时间的增长而增长着,常常会叼着甜到掉牙的糖葫芦问出一些让王也猝不及防的问题:
     “辣边那座香香的楼系肾摸?”
    王也瞟去,只见一楼的莺歌燕舞脂粉堆砌,再回过来面对小僵尸毫无防备天真无邪的脸,一时间不由得有些汗颜。他只好道:“……是喝茶的地方。”
    小僵尸摇了摇头,说:“我听见了,明明是玩的地方。刚才那个大姐姐还叫什么人进去玩一下呢!”
   王也一边暗骂着青楼女子的不矜持和带坏小朋友,一边绞尽脑汁地想着剩下的面度这小屁孩的语言。奈何他一心一意捉了这么多年的妖,还一直都是孤家寡人一个,哪能有什么经验可言?
   王也深刻地觉得,收服这小僵尸绝逼是他命中注定过不去最大的那个坎儿。
   小僵尸看见王也为难的神色,想起他平时对自己还是挺好的,就心下一软,干脆道:“没事没事,我不是故意刁难你的。我知道你穷,我不进去玩就是了。”
    王也点点头,继而伸出的脖子在听见他的后半句话后却僵硬了一瞬,他……
   还是第一次有人用“穷”来当做他名字的前缀,他此刻心情有些格外的微妙。
   王也:“我不穷……”
   小僵尸:“……没事没事我都知道的,你们大人都爱面子,你不穷不穷你是亿万富翁家儿子。”
   王也:“我真不穷……”
   小僵尸:“哎呀,你就不要逞强了。这个事儿我们都心知肚明了,以后我会注意少花银子的。”
   王也:“……”
   这场谈判最终以王也败北为结局收场,王也平日里寡言少语,也没什么交流对象,说不赢这出土没俩月的小僵尸,心中郁闷,叼了根草叶阴沉沉地走。小僵尸跟着坐在他肩膀上,两条小腿儿晃晃悠悠的,也只当是王也被自己说破了心事不开心。
   夕阳的余晖撒下来,照在这一人一僵尸上,拉出的背影倒是分外和谐。
   按理说僵尸一般是极憎恶阳光的,毕竟是阴界的生物,可王也捡到的小僵尸不一样,他爱极了阳光,就算常常照得脸上青一块紫一块,也不会放弃晒太阳的打算。
   王也曾经很生气地将它又揪回客栈,并且愤怒地质问着他的淘气。可小僵尸却难得的没有申辩,也没有露出嬉戏的神色,他对着手指,可怜巴巴:“我……太久没晒过了,感觉好温暖啊。”
   得,对于其他僵尸来说是避之不及的毒药,对您来说就是蜜糖。这句话槽点很多,就算是王也也能够随便挑出一部分进行轻易反驳,但他却没那么做。
   汝之砒霜,彼之蜜糖。
   如此简单的道理,王也却对此难得的生出了一点儿心疼的感觉。他忽然想到这小家伙还很小,这么小的时候就死了,只怕是人间大部分的风景都还没来得及看。
   不过是简简单单的一个晒太阳,却也能让他体会到温暖。虽然他忘了许多东西,但人的潜意识是不会改变的,他忽然就猜测到,这小家伙死了也罢,生前,怕是过得很苦吧?
   王也摸了摸鼻子,决心开始为他钻研一种符咒。
   不过是一周的时间,却好像过了一个四季一样的漫长。小僵尸战战兢兢地躲在房间的角落,经过几天的修养,他的晒伤已养得差不多了,但王也却好似变了一个人,这么多天,它还从未见他从内室里出来过。
   ……不会是真生气了吧?
   小僵尸鼓了鼓勇气,又鼓了鼓勇气,这才一鼓作气地跑到那内室门前,然而抬起的手几经靠近却又软软垂下——……他这是敲好呢,还是不敲好呢?
   算了,他一咬牙,怎么说这事也是自己的错,只要自己诚心道个歉,说不定就这么翻篇儿了呢!他是僵尸倒不要紧,王也可是实打实的普通人,一周没见他怎么吃饭,要是被自己气得饿出病来就不好了。
   再怎么说他对自己还是挺好的。
   然而就在他犹疑之际,门却忽然开了。它讶异地望着那扇落了一层灰的门缓缓打开,一时间竟然忘了躲开。他之前敲门,离得极近,这下眼看着门就要往他脸色招呼过来,却被另一只有力手更快地挡住。
   是王也。
   “……干啥呢你?”许久不开口,王也的声音已经染上了一层浅淡的嘶哑,小僵尸发现王也这次眼下的黛青色格外的晃眼,它愣住了。
   王也研究了一周的那什么,早就困得不行。正准备开门出来简单地见见小僵尸还听不听话就回去埋头大睡,却不曾想原来这货站在门前等自己呢,给了自己好足的一个惊吓。
   “……你没事吧?”虽然很好奇王也这个周在里面到底做了什么,但小僵尸还是很有人情味儿地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他双商都不低,自然很轻易就能看出王也状态的不对。
   王也漫不经心道:“我?我倒是没什么……”他转身掏出一枚淡黄色的符咒,道:“喏,给你。”
   “这是什么?”
   王也打了个哈欠:“……贴上它,左转出门。你以后不用怕被认出是僵尸了,白天也不必怕那日头了。”
   王也的话说得平平淡淡,却像滚雷一样炸响在了一直都无法正常出去玩闹的小僵尸心中,它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此刻更是激动得无以复加:“……真,真的吗?!”
    孩子爱玩总没错的,王也点点头,遂简单抛了它一袋子银钱,就欲转身回屋睡个昏天暗地——
   然而他却被忽的叫住。
   王也实在是困得不行,他的眼睛已经学着小僵尸一双桃花眼半耷拉着下来了,嘴上却翕动着:“……那什么……”然而他话音未落,便感受到脸上蓦地一凉,一个如同羽毛一样清浅柔软的吻如同蜻蜓点水,清浅地掠过了他的脸颊。
   他惊得一双眼瞪得老大老大,不可思议地望着自己面前被放大了无数倍正攀着自己肩膀的小僵尸。
    “……谢谢你,你最好啦!”说完这句话,小僵尸就揣着符咒跑得不见了踪影。王也不在身边的这几日他也不敢擅自行动,可把他给闷坏了,此刻尚且身为孩童的他总算能好好出去玩一次了。
   徒留风中的王也石化、凌乱着,被亲吻过的地方迅速升温。
   王也,男,武当山的道士,不知多少岁。
   今天第一次,不,这辈子第一次……
    被一只年龄不足俩月的小僵尸给轻薄了。

评论(5)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