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名山上的映秋白桃▽

好了好了,也青赶快结婚吧【敲黑板
(∗❛ั∀❛ั∗)✧*。

【也青〗看青仔在线求婚王道长y( ˙ᴗ. )

      (2)
     求婚系列
    【1】
    你们不是一直想看也青结婚吗,现在我就来一发满足你们*٩(๑´∀`๑)ง*
    也总(笑):九块钱不用你们出。我自己有钱,自己的狐狸自己娶,自己的钱自己出。
——————————
    
     诸葛青觉得求婚这事儿可能有点悬。
     他与王也相识七年,在一起了四年了。感情不可谓不深厚,结婚这事儿他也不是没想过,但国内不行,直接迁外国又会显得刻意……而他至今,也没能想出什么求婚然后顺顺利利把人拐出故土的办法。
   于是诸葛青因为心里没底,最近老躲着王也。手上与碧莲的微信互动倒是频繁,但却始终没有能让他踢出那临门一脚的绝佳建议。
    『不摇碧莲』:【……放心吧,老青,照我说的去做,发挥出勇敢的大无畏精神。】
    『诸葛狐狸』:【欸,我总觉得这样不妥……有没有好点的办法?】
      正当他全神贯注犹犹豫豫迟迟疑疑悬着一颗七上八下的心等待着碧莲的下文时,他忽然就感到阴风阵阵,背后一凉,然后……
      “……老青,你最近到底在躲什么?”
      面前是王也阴沉到极致的一张脸。他不明白,前几天这人还好好的,为什么最近开始老躲着他。王也迟钝,但他却能清晰地感受到诸葛青的不对。他与诸葛青可以说是非常了解彼此了,但尽管如此,他也仍然猜不出诸葛青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他与诸葛青经历了四年的恋爱长跑,他想不通,平日里老老实实的老青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与自己在一起后,虽说也没少撩妹,但尺度却比以前小了很多,他也就算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他不放心,也不是没询问过人,但从他的好闺蜜付蓉那个渣男收割机那里得到的答案却让他更为不安:
     “这是七年之痒啊,老王。”付蓉语重心长地拍了拍诸葛青的肩膀,“虽然我挺相信那谁真正的人品的……不过你还是小心点儿吧。”
     于是王也就觉得愈发不安。
     偏偏他两好死不死还是同一间寝室,抬头不见低头见低头见,于是诸葛青干脆直接搬了出去,说是在外面筹划了一套自己的房子……
    可疑,太可疑了!
    他心里越想越没底,浓烈的不安很快涌没了他的心头,他眼尖,他几乎一眼就看见了诸葛青手里的手机,还隐隐约约看见了微信的聊天界面。
    诸葛青下意识地将手机往身后一藏,却不知王也看见这个动作心中钝然一疼,几乎认定了那些不可置信的猜测 他下意识地伸出手,语气中满满的都是恐怖的不可抗拒:“给我。”
    诸葛青望着自家道长难看死了的脸色,心里同样也不好受。他顿了一瞬,还是道:“……不给。”
    王也觉得额上的青筋突突跳的欢快,没错,他在前一瞬还在为诸葛青找着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借口,可是在这一刻,所有的辩解都变得那么苍白无力。他本是个顶认真的人,不喜欢玩,而他几乎也可以确定,诸葛青的本质与他异曲同工。
   他就不明白了,这四年都好端端的,事情怎么就变成这样儿了呢?
   王也气场全开,步步紧逼,仿佛有一层阴云笼罩在他的上方,他对诸葛青道:“……给我,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诸葛青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计划不能让他知道,所以手机肯定是不能给的……然而就在他心一横,准备转身先跑之际,他撞上了一个厚实坚硬的胸膛。
   马仙洪一脸邪笑着晃了晃自己手中半开着的微信界面,对诸葛青道:“……不是说好了一起去吃午饭吗?走吧。”
   于是王也眼睁睁地看着马仙洪顺利拐走了一脸如释重负的诸葛狐狸,将手里自己的手机捏的稀巴烂。

   一边扒拉着饭,诸葛青才犹犹豫豫地道谢道:“……谢谢你帮我解围。”
   马仙洪摆摆手表示没什么,真要表示感谢,倒不如把你自己搭进来。
   诸葛青当机立断地表示那还是算了。
   马仙洪听见这个意料之外的答案也不伤心,只是闷闷一笑道:“……也不知王也那给你灌了什么迷魂药……值得你这么死心塌地地跟着他吗?”
   诸葛青挠了挠头:“值得……当然是值得的。不过药么……”
   “我身上有一种病,名为相思。此药,唯真爱可解。”

   碧莲正百无聊赖地翻着网上《追清心寡欲直男的一千零一种方法》,顺手发给诸葛青,却迟迟没有等来回应。正准备来个什么电话轰炸一下问他是不是背着自己已经成了,手中的板砖却忽的震动起来。
   得,还挺心有灵犀。
   张楚岚随手按了接通,才发现原来来电人是王也。他不禁有点咂舌,却还是礼貌性的问候了一句:“……咋了,老王?”
   那头王也的声音有点低沉,还带着若有若无的醉后的绵绵沙哑:“……你们是不是有事儿瞒着我?”
   张楚岚心下一紧,这什么事儿啊!这么快就暴露了,诸葛青那边口风也太不严了吧?!他本来还打算着拉宝宝去给他们一场惊喜呢,没想到啊没想到……
   见张楚岚迟迟不开口,王也心中恐怖的猜测几乎一瞬间被落实。他的心这一瞬好像被未曾打磨过的锋利石子重重划下,割下一大块滚烫滚烫还带着血水和爱意的皮肉,却偏偏再也不会有人关心。
   王也默了默,烦躁地推开身边叮当作响的酒瓶:“……你就说吧,老青是不是出轨了?”
   前一秒还在为人家小两口筹划婚事的张楚岚:……dhgsyhvf!excuse me?这都是什么神奇的打开方式?!

   于是张楚岚就被可悲地拉到大排档来陪一个醉鬼外加失恋(伪)的人说话。
    听了今中午事情的前因后果,他一面撸着串,一面祈祷着老青自求多福,一面宽慰着炸毛的王道长:“不是什么大事儿……放心吧,老青他不是那样的人。”
    神志不清的王也一听这话就准备操着酒瓶子跟张楚岚干起来——这都摆在脸上了这都火烧眉睫了还不算什么大事儿?!这都当着正主的面秀了一把了还不叫大事儿?!
   这都不叫大事儿那什么才叫大事儿?!
   张楚岚一看面前这人马上就要与自己来个真正意义上的生死相搏,赶紧劝道:“欸欸欸……等等您先甭激动,听我把话说完再决定也不迟。”
   王也听了,气呼呼地一屁股坐下,表示你要是给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今个儿我就跟你没完!
   暗自受伤的碧莲默默垂泪:所以说从一开始就不应该答应帮诸葛青的……你看人家小两口的事,他跑来瞎掺和什么啊!这不是干找虐吗?
   他清了清嗓子,道:“……首先,你与诸葛青认识了七年,对吧?”
   “对。”王也闷闷的开口,一副“这事儿大家不是都知道吗你是傻的吗”的表情就那么直直摆在脸上,不加掩饰。
   张楚岚觉得额上的青筋跳的欢快,他一劝再劝自己千万不要和一个神志不清还以为自己失恋了的醉鬼计较……总算是平息了内心的不爽,他才悠悠地开口:“……诸葛青为人怎样,你也算是很了解了吧?”
   王也一听到这话直接就按捺不住炸毛了:“……了解又怎么样?!他,还不是……”
   张楚岚忽然凑上前捂住了王也正大呼小叫的嘴,王也一愣,正要推开眼前这人,却看见张楚岚双眼发亮地指着一个地方:
   “嘘……你看那是谁?”
   王也将信将疑地看去,发现来人是诸葛青。
   与平时的诸葛青不同,此刻的他衣衫凌乱,脸上有着藏不住的惶恐,是王也从未见过的狼狈模样。一双狐狸眼睁开,蓝光幽幽的闪,里面的固执浓郁得让人心疼。
   王也怔住了,他呼吸一滞,甚至忘了推开碧莲这一档子事儿。
   街旁的诸葛青看起来正在焦急地寻找着什么,手中的诀捏了一遍又一遍,但却什么也算不出来。他觉得自己的心简直乱了套,他觉得自己的世间忽然坍塌——
   他找不到王也了。
   中午与马仙洪吃的那顿饭让他想通了许多东西,他觉得吧,既然心里早就认定了要与这人一生一世,那么求婚又何必拘泥于形式呢?王也从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人,他很好,好得让诸葛青放不下,忘不了,躲不掉。
    于是啊,诸葛青才知道,他这撩妹国手的一辈子,或许是真的栽在这个人身上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才惊觉,自己找不到王也了。
   王也的手机打来打去都是关机……问其他的人也都是统一回复的没看见,诸葛青的心这一下午浸了一次又一次的冷水,反反复复。
   他怎么就本末倒置,把这么好的人给搞丢了呢。
   天色越黑,他心里焦灼,甚至不计代价地睁了眼。他心里乱,掐了很多次也没能算出来王也到底在哪。他的道行本就比自己高些,如今他想要刻意隐藏起来,诸葛青根本没法。
   王也的温柔在眼前一晃而过,诸葛青急得快要哭了。
   他这才知道……失去的滋味原来是这么不好受,他知错了,他甚至想,要是这下能把王也找到,他最后就是死了也行啊。
    然后他就真的找到了。
    波光流转,人群当中,他一眼就看见了正在愣愣地看着自己的王也,他旁边的碧莲絮絮叨叨,也不知在说些什么。
    诸葛青魔怔了一样,向这个人靠近,他此刻全身心都是他,一下午的患得患失的思念将他折磨得发疯,他此刻什么也不愿想了,只想要再投进那个温暖的怀抱——于是,他穿过马路时,根本没有发觉那辆向他疾驰而来根本来不及刹车的货车。
    最后炸响在诸葛青耳边的,是一句几乎撕裂了风的“小心”,以及自己温热的血。

   “……你不要命了吗!?”王也咬牙,近乎咆哮地冲着怀里的人大吼。
  风后奇门全开,他即方位,他即吉凶,他是这阵中的一切,然而诸葛青,却是他的一切。
  怀里的人眼眸软软地合上,似是终于放了心,只想这么靠他一会儿,殊不知他这样无力的样子,看得王也有多心疼。
   “……你等着别睡,我现在送你去医院。”王也的眼角有些泛红,他一口气捞起了眼前的人,不顾身后看热闹的人群,也不顾身后司机的骂骂咧咧,仿佛,天地间,就只剩下他们两人。
   就在这时,诸葛青轻轻浅浅地笑了,他的声音软软的,带着猫一样挠人的沙哑:“……老王。”
   “嗯,我在。你什么也别说,我……”
   “你听我说……”
   王也沉默了。他感受到,怀中诸葛青的血流的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快,温热滑腻,冷风中一吹,凉透了他的心。
   “……本来我希望,明年的今天,我们能一起过一个只属于我们自己的节日……”
   “只有我们两个的那种……”
   诸葛青的笑容像是夜晚的月,清澈得纯粹,纯粹得晃眼。
   “……结婚纪念日。”听到诸葛青吐出这五个字,王也的心就像是被一把什么无声的重锤重重砸下,锤成粉末,一点不落。
  他心神剧震,眼眶蓦然发酸。泪珠大滴大滴地砸在诸葛青脸上,唇边,他只是重复着一句话:“……你别说了,我们去看医生……”
   “老王,你这个人其实很好的……我怎么就那么喜欢你呢……其实我挺想和你过一辈子的……”
   “……你别说了,我……”
   “你知道吗?我连戒指都买好了……”诸葛青甜甜一笑,从裤兜里掏出两枚还散发着温热气息的婚戒,“……我多想看你戴上它啊……”
   “你别说了……我——”王也小心翼翼地拿起其中一枚稍大的戒指胡乱往自己手指上扣,“……我…我戴给你看……我们结婚,我们说好要过一辈子的……”
   “……你别走…别说话……”他的动作粗暴而凌乱,有一点发狠的意味,颤抖着的手面对任何强敌时都游刃有余,此刻怎么也没法将那戒指戴上。
   他想,自己怎么会怀疑他呢,自己怎么能怀疑他呢?他的青是这么好的人……他不该那样做的……
   “……老王,我终于找到你了,我好开心。”诸葛青用修长的手指细细地帮助王也戴好了戒指,顺便也给自己戴上。
  王也轻轻地吻着他,像蜻蜓点水,像至死不渝的承诺,有一下没一下。他只是不住地喃喃:“……别说话了……我们——”
   “……诸葛青,你看,医院到了。”王也疲惫地对着怀中双眼已经合上的人笑道,惨白的灯光落下,将血映衬得格外殷红。
   “……你看,医院到了……”

End……
——————
这是什么操作((유∀유|||))其实我是想写糖来着……【。跪求别打脸

评论(6)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