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旧是不务正业的映秋白桃儿儿儿儿儿▽

很喜欢喜欢也青的大家呀不过其实我圈名是叫秋桃的(……
(◦˙▽˙◦)不是白桃ya小阔爱们(手动高亮)

【也青〗明知山有狐,偏对狐生情(15)


——————————
(´=◞౪◟=)-☆没错我就是【明知狐〗(14)
——————————
(24)
   没错,诸葛青近日过得不怎么样,各种意义上的。

   这一下子回去,族里幺蛾子想都不用想肯定是出了一大堆,而且内一个个还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而等他费心费力地联合老杨解决了大祭司一干人等外患,还要面对失了神智的小白这一内忧,以及他背后站着的伺机而动的强大魔族。

   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诸葛青很愁,也很苦,各方压力接踵而来,比比皆是,可他只有一双手,也只有一个脑子,他没有足以让人完全臣服的威信,也没有足以折服所有困难的魄力。

   他终究还是个凡物,成了妖,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妖,空活万年,却参不透时间。就像这如花美眷,似水流年,白驹过隙,时光荏苒,他有着凡人皆有的七情六欲,悲欢离合,便也逃脱不了凡人为情所困、庸俗自扰的命运。

   日复一日麻木的工作成了他生活唯一的消遣,偶尔闲极,终日疲倦之后,望着已经昏暗的天光,薄暮层云交叠,他才会想起那个人,那些事,那些如同浸泡入温水一样温润的日子。

   想起王也,他会烦躁,会迷茫,但更多的却是不敢直视的依恋。

   魔族的目的是什么他不知道,但青丘中值得他们觊觎的无非就那几样。诸葛青对此很是下了一番功夫,将很是“脱胎换骨”一番的众守卫又换成了自己的亲信。

   这一切本没那么轻易,但云的倒戈无疑成了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砝码,于是轻而易举的,大祭司下台,也终于,最后的场景变为了他与自己的亲弟弟兵戎相见。

   面对着面,没有人能看见那薄薄一层眼皮底下流动着的光彩。

   忙完这些,天族的请帖便到了。他知道天界打的是什么鬼主意,这是一场鸿门宴,而他有着不得不去的理由。

   明明只是半年时间,他却觉得,自己似乎是有一辈子那么久,没有见过那个会笑着塞自己一嘴烤鱼的人了。

   心猛地抽搐一下,他便迷茫地抚住胸口,指尖传递来跳跃着的动感,让他从未有一刻像这样清晰地感知到原来自己还活着;然而脑海里的恍惚却似乎又在清晰地提醒他,这生不如死的感受。

   他不敢面对王也,他想,他是个骗子,彻头彻尾的大骗子。

   骗了那么多缤段纷绚丽的时光,那么多瞬兔起鹘落的心动,那么多的时间,那样的刻骨铭心,那样令人窒息。

   宴席上,诸葛青将自己八面玲珑的本领发挥到极致,宾客与他交谈甚欢,身边香风浮动,莺燕环绕,他却没什么旖旎心思。

   多年来杯觥交错早已锻炼出他某些方面的百毒不侵,他出着神,然而一对桃花眸从始至终只注意着那个人。

   眼角幅度挑起,不大,但却刚好能将王也整个装下;他微偏着头,不知为何,他忽然就想起了许久以前他与王也初见,他也是这么小心翼翼地打量着这个神仙。

   诸葛青恍然,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变,从始至终他都是个神仙,可望不可即。

   腹中微辛的痛感适时唤醒了诸葛青的神智,身边杯觥交错,冰凉的酒液源源不断地通过酒杯灌入,辣得呛人。诸葛青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不对,然而却为时已晚。

   胃部抽搐着,像被一只大手狠狠攥住,再肆意搅动,额角的冷汗无助地翻腾,再滚落,最后化为唇边浓郁的苦涩。

   他出着神,忽视了自己的身体情况。诸葛青微微蹙眉,端着酒杯的手已有些微的颤抖,然而身边前来敬酒的小仙仍然络绎不绝,仿佛无穷无尽,他推辞不了。

   然而就在此时,一阵熟悉的芙蕖花香闯入鼻腔,眼前白光一晃,诸葛青就看见了雪中送炭的人——是云。

   他悄悄地松了口气,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听得到的声音低语:“……还算你有点良心。”
   正费力款待着各路神仙的云闻言,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一瞬——她明明是来救他的好伐?!他居然还嫌弃自己来得晚!

   她没好气道:“爱走不走,不走也得走。我顶着,你赶紧先找个地方遁了。”

   “谢了。”

   诸葛青答道,他此刻是真的疼得不行。美女一出,全场好的坏的明的暗的视线自然而然集中到她身上,于是诸葛青就借着暗处小道一溜,闪了。

   然而走不到十步,他就再也受不住了。胃部冰凉,仿佛被成千上万银针狠狠扎入,带着鲜血又拔出,然而伤口还未结痂,就又一次被狠狠插入。他无助地捂着肚子靠着冰冷的墙缓缓跌坐在地,当真笑话,堂堂大妖搞得如此狼狈模样,想来他是脆弱了,遇见王也之后,他当真是脆弱了许多,还谈什么保护别人呢。

   自嘲的笑容还未来得及浮起,就又被钻心的疼痛将嘴角狠狠压下。诸葛青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似的,冷汗浸透了宽大的衣物,紧紧粘成一团裹在身上,像是扯不开的一团累赘,仿佛要将他彻底拖入无尽深渊。

   狼狈……真是狼狈。他呼呼喘着粗气,无奈地想着。

   头脑越发昏沉,诸葛青只觉得眼前一阵黑似一阵,五指无奈地在云间抓刨,触手却一片虚无。心脏失重般狠狠坠了下去,连带着大脑也一片模模糊糊的难受。他如同一个断了线的木偶,软软地靠在那里,了无生息。

   不知过了多久,云才在一片光暗交织间找到这个家伙。

   酒精于她来说不算什么,简单地敷衍几句,她便施施然离场了。这就是颜值上的绝对好处——女神高冷,外人看来只会是理所当然。

   也对,在这个看脸的世界,遇到的诸多不顺心,还不是因为你长得不好看。

   但就在全场男性仙友们用遗憾的目光送她离开时,她却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了一丝凉意。但当她惊惧地抬头,却又什么都没看见;只有一个人若无其事地别开了头,目光深邃而坦然,好似浑然不在意。

   云觉得奇怪,却没怎么放在心上。

   夜色已深,露也浓重,云艰难地扛起比自己还高一个头的诸葛青,慢慢往前走,心中不禁暗骂几句这算什么事儿啊,报个恩像自己欠他几百万似的,全能家政保姆还带导航功能?

   她又好气又好笑地撇撇嘴,却没注意到路的颠簸,脚一歪险些滑倒。好不容易拉住将倒欲倒的诸葛青并稳住身形,她才有些愤愤:她这是图什么呢?人家白素贞报恩找到了真命天子如意郎君,她就是纯粹找虐来了!

   一路抱怨着诸葛青的不是,云将他放倒在天界准备的客房里。好不容易松了口气准备歇息,却又发现诸葛青的额头烫的吓人。无法,她恶狠狠地回头剜了因为发烧所以正睡得并不怎么香甜的某人,可怜巴巴地大半夜出去给人找药。

   按理来说,云是应该去天界的药君那里的。可是这么晚了,路上黑漆漆的一片,她一个穿越来的女孩子,弱不禁风哪能禁得起这折腾!思来想去,她忽然就想到了自己离开时王也那个不明就里的眼神,心下暗自有了决定。

    “笃笃笃——”清脆的敲门声在寂静的夜里响起,显得格外瘆人。

   云等了一会儿,见主人迟迟不开门,不死心地又抬手准备敲,面前的木门却忽然打开,露出一张愠怒的脸来。

   “有什么事?”王也面无表情地质问,眼神里全无一丝正常男人该有的在半夜被绝色美女拜访所产生的窃喜之情,反而全是不耐烦。

   云眨巴眨巴眼,酝酿了一下措辞:“半夜叨扰实属抱歉……内什么,上神家里有药吗?”

   像是预感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王也挑眉,顿了一下:“他……出事了?”

——————————
(´=◞౪◟=)-☆今天的更新,还有一章的存档下午发,忽略了自己扯字数的能力那么就让我们明天再开车吧!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