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名山上的映秋白桃▽

好了好了,也青赶快结婚吧【敲黑板
(∗❛ั∀❛ั∗)✧*。

【也青〗明知山有狐,偏对狐生情(16)

——————————
Σ>―(〃°ω°〃)♡→没错我就是【明知狐〗(15)
——————————
(25)
   等王也拎着小药箱匆匆赶到时,诸葛青已经烧得一塌糊涂。
   王也面上带了几分凌厉的责问与暴跳如雷,云眼巴巴地跟在身后亦步亦趋,小模样可怜极了。
   “……去打热水。”诊了会儿脉,又摸了把额头,王也沉着脸吩咐道。云如蒙大赦,赶紧从这尊一路就没什么好脸色的大佛旁边逃开。
   天地良心!这家伙难道只对他家狐狸笑的么?!以前一起的时候他不是整天笑得跟个二傻子似的可欢了么?!
   幽幽地叹了口气,云任劳任怨地继续做牛做马,十分放心的将互为宿敌的两人留在一个房间。
   房间外夜色浓如水,房间内王也的脸色也沉得像是要滴出水来。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近距离望着这个骗了自己许久的人,不,或许该叫做,狐狸。
   他心有些感慨,也有些疼,难怪叫做狐狸,他想,迷得人魂不守舍,神魂颠倒,仿佛倾了天下,也愿意只换他一颦一笑。
   然而这些都只是夙愿,王也想,他既没有天下,也没有狐狸。
   月光有些凉薄,惨白地映在诸葛青的脸上,他肤色本就白皙,如今看起来就更显得病态,遑论他还正生着病。过高的温度给他的脸颊染上了两抹不正常的酡红,看起来多了几丝烟火气,分外的可爱,却也格外的叫王也心疼。
   身为狐狸时他就这么照顾过诸葛青,王也不自觉地伸出手,似乎是想要将这个人,这只不听话的狐狸彻底掌握在自己手里。然而片刻他才惊觉自己的可笑,惊觉自己的荒唐,竟然还自得其乐地沉迷在过去他施舍给自己的几分甜蜜里面。
   伸出的手被冻结在空气里面,一阵无言,掌化为拳,紧紧捏紧,收回,然后放下。本该一气呵成的动作被他做得磕磕绊绊,看起来带了几分不舍与眷恋。
   他冲动了,听见诸葛青醉倒不省人事,他就不计后果地跟着来了;现在想来,这一辈子,他是被这狐狸吃定了。
   王也的眸无声地描摹着眼前人好看的侧脸,像是要一辈子铭刻于心。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如此静谧的夜,在如今局势尚且不明的六界之后,怕是再很难寻了。既然如此,那他更要好好的把握住这个机会,记住他,然后……想尽一切办法忘记。
   人总是要往前看的,不是吗?
   正三心二意出神之际,云已是犹犹豫豫打了热水回来。王也眼里有几分淡淡的嗔怪,但却没再说什么。将他从这样的状态里拉出来,对谁都好。
   王也一声不吭,挽了袖子便在云讶异的眼神里亲自操起帕子上阵。云本来还想开口让自己来的,可是看着王也,她有点心软,也有点为这对本该在一起的璧人酥酥的疼。
   唉,也罢,这安静的最后一夜,就当是留给他们两人的吧。在这之后,还不知魔族又要搞什么幺蛾子出来;如今这般,也算是暴风雨前最后的宁静了。
   王也细致地为他擦拭过眉眼,恍惚之间这才忽然发现,原来与他打了那么久,都没有发现他长得如此好看!这发自内心的称赞固然有几分情人眼里出西施的意味,但实际说来诸葛青的颜值也绝对差不到哪里去。
   王也的手骨节分明,指腹粗糙,不知战胜过多少令人瞠目结舌的敌人,然而此刻,那几乎是带着微微的颤抖在给他拭汗。遇见诸葛青之前还没怎的,不过想来女为悦己者容,这个道理放在单相思的男人身上也是一样的,王也见着自己的手在人身上不断游移,有点出神,他想着诸葛青是没有自己的理由的,自己的手好看,可是他的手更好看,莹润,饱满,好像芙蕖中的莲子。
   忙活到了半夜,晨雾缭绕,天色微淡,朦胧的蓝已经浮现。诸葛青的烧已经退得差不多,王也端着一碗黑乎乎难闻的药汁,有些为难和遗憾——喂了这碗药,他就再也没有留下来的理由。这一别,又该何时才能这么近距离地看他呢?
   像是看出了王也的颓然,云主动提出好累啊要去外面走走。虽然很不高兴她没有把狐狸照顾好,但王也仍然很喜欢这份识时务为俊杰的气概,表情也没那么冷了。
   狐狸的嘴很难撬开,王也皱眉,青筋突突地跳,他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这挑嘴的狐狸之前最不爱吃两样东西,一是他做的菜,二么,就是这药。狐狸养伤的时候身子虚,王也身为上神好东西自然少不了,吃吃野味时也不忘了弄两锅十全大补汤给他补补。一开始狐狸还兴高采烈的等着吃好东西,可是吃了一勺后就忍不住吐槽了——能将这么有营养的好东西做到这么难吃的份上也算是不易了。
   其实它最讨厌吃的前两样东西是没什么差别的,从根本上算来都是王也做的。为此王也没少找过掌勺天界的厨神姑娘,一两次人家还娇滴滴笑盈盈地接客,后面居心被发现了就被狼狈地赶走了。
   回忆起了过去的事,王也忍不住低低浅笑出声。然而却只一瞬,寥落的声音在空旷的夜里寂静地回响,更透出一份别样的孤独冷清来,王也愣了愣,微笑换了个弧度改为自嘲。
   手里的药汁已经冷却,王也小心地琢了一口试试温度,还行,可是狐狸的嘴仍然撬不开。这里没有蜜饯没有果脯也没有烤鱼,王也不知道还能怎么哄他喝下去,然而不过片刻,他脑海中就多了一个天马行空但是十分叫人心动的想法。
   薄唇触及碗沿,黑咕隆咚的药汁被他全然包裹在嘴里,然后他封住喉咙,一滴也没有喝下去。他稳了稳身子,俯身对着诸葛青的唇便映过去。
   唇齿交缠,冰凉掉的药汁果然很苦,王也想着,他的舌头轻而易举地撬开了毫无防备的牙关,将一整碗药汁都送入诸葛青腹中。
   他们的距离很近,王也几乎能看清这个小妖精的睫毛根数。心跳有一瞬间不争气地加快,这样暧昧不清的气氛令人意外的想要沉沦,然而王也却没一丝拖沓地离开,理智终究占了上风,他耷拉着眼帘。
   他知道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很卑劣,也很逾越,王也想着,可是他……并不是什么圣人,他是个神,有着万物皆有的七情六欲,不能时时刻刻做到完全控制住自己。
   那么,诸葛青会有感情么?
   王也不知道,他深吸一口气,现在终是要告辞了,最后的亲昵之后,留下的都是刀光剑影吧。他未来得及转身,便模模糊糊地望见诸葛青两片薄唇翕动,似是在呼唤什么名字。
   是什么呢?好奇盖过了一切,王也有点不甘心地想,是那个女孩吧?诸葛青的声音很轻,王也几乎耳朵贴上了他的嘴才听清,却只一瞬,他就如同石化一样呆在原地。
   他呼喊着:“王……也…”

————————
今天份的【明知狐〗(2/1),我是不是很勤奋,快夸我(○’ω’○)
明天开车!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