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旧是不务正业的映秋白桃儿儿儿儿儿▽

很喜欢喜欢也青的大家呀不过其实我圈名是叫秋桃的(……
(◦˙▽˙◦)不是白桃ya小阔爱们(手动高亮)

【也青〗我和僵尸青有个约会(3)

  点我看(2)禁欲王道长今个儿在线初吻被夺嘻嘻嘻(ノ◕ヮ◕)ノ*:・゚✧

————————
何为报应?

   所谓报,既是报复的报,也是报仇的报,而这些报一旦应了,就会叫人无可奈何,叫人悔不当初。

   这就是所谓报应。

   王也深深地觉得,这就是所谓报应,这,就是他的报应。

   想当初他王小少爷还未出家时,吃的是山珍海味,睡的是棉褥锦被,就连养的一条小金鱼,那也真的是尾上镀了一层金的那种。

   殊不知这就是他出家的原因——小金鱼尾巴太重了,红彤彤的丝绸了无生机地耷拉在身后,像一团死物。小金鱼每天几乎被金子拖在了水底,怏怏的,看起来很不快乐。于是彼时的王也就这么在深思熟虑后轻率地决定了——麻溜地出家,带着自家小金鱼去山上过粗茶淡饭的生活。

   于是其实罪魁祸首就是那团尾巴。

   王也这个人实在是太心善了,他心好,认定了的,就一定会竭尽所能去帮助。就像这尾改变了所有人命运的小金鱼,他明明可以完全不管它的,但他依然帮助了它——这算什么呢?这大概就是那冷漠人间所匮乏的善意吧。

   而他现在,正在充满善意地带着一只皮皮僵尸摆着地摊。

   顾客A:“哇,小小年纪,这是你儿子吗?”

   王也:“不是,东西买不买?”

   顾客B:“……这孩子卖不卖?我出二十两银子。”  

   王也:“不卖,东西买不买?”

   顾客C:“道长,我可以摸摸这娃吗?”

   王也:“不行,东西买不买?” 

   顾客D:“那什么,道长……”

   王也忍无可忍:“贫道只卖东西不卖人口这也不是我儿子这小屁孩儿不能摸也不能抱谢谢!”

   顾客D似被他忽如其来的怒火吓了一跳,摸了摸鼻子,有些怏怏地道:“……那个,其实我是想说……”

   “……你崽儿被刚才那人用糖葫芦拐跑了。”

   王也回头一看,身后果然没了人影。不由得有些无奈,他起身,丢下了自己与小僵尸赖以生存的摊子:“……那行吧,我去去就回。”

   王也清风似的便踏着飘开了,不过眨眼,却一点没留下影子。一时间,所有刚来他这里算东西买物件还对着价格颇有微词的人都有些发蒙,像是被这仙风道骨的人吓了一大跳。

   王也跑这么急当然不是怕那小家伙被谁拐跑什么的,相反,他担心的是那人贩子的安危。

   开玩笑!那小僵尸刀枪不入百毒不侵力大无穷关键是头脑还聪明,谁阴谁还不一定呢!它除了矮了一点几乎没有任何缺点——而就在这最近的一个月,小家伙一边胡吃海喝一边以惊人的速度蹭蹭长高。饭量与身高成了正比,王也仅仅高出他一个头了,而那小僵尸,也成功吃光了王大爷带出来历练的所有钱。

   都是上辈子的债!

   一边想着,王也拐过了一道又一道路口,直到眼角蓦然映入一个熟悉的身影,他才堪堪停下,然后折返。

   小僵尸身边倒是没什么人,王也有点诧异。它手里抱着一串红彤彤的糖葫芦,还带着诡异的牙印,见到王也,原本闷闷的小僵尸开心地举起了爪子:“……你吃不吃?”

   “……不吃。”王也正准备开口像模像样地训斥几句,被这示好一下子堵住了嘴。

   小僵尸得到了意料之内的答复,收回了爪子有些黯然。看它那可怜的小模样,王也心一软,正准备开口然而看着那个玩意儿却怎么也下不去嘴。他摸摸鼻子,干脆转过身大摇大摆走在前头,小僵尸心领神会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

   王也的步子迈得有些大,小僵尸只能走急一些,长长的衣衫跘住脚踝,他下意识扯住了前方王也的衣袖堪堪停住脚步,然而指腹传递来踏实的感觉却只有一瞬,很快布料被毫不留情地扯开自己的手掌,小僵尸一怔。

   它知道王也是有点生气的……它有些迷蒙,不敢去看王也的眼睛。它低下头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乖巧可怜得像一个被主人遗弃的旧布娃娃。

   然而下一瞬,它小小的手就被更加坚实温暖的东西所覆盖。

   他讶异地抬头望去,眯起的眼缝中透进一寸光,给王也的脸镶上了一道金边似的好看:

   “……内什么,不是我说,别跟丢啊…”

   等两人回到摊子,想象中人去物空的景象并没有出现,相反的,摊子前排起了一条长龙,本来有些喧闹的老少男女见主人回来纷纷噤了声,好不壮观。

   正数落着王也大意的小僵尸目瞪口呆。

   到手的商机不要白不要,机会难得,两人忙得热火朝天,你数钱来我算卦,你招呼人我倒茶,财源滚滚,不请自来,一直到半夜宵禁人群才恋恋不舍地散开。

   还有几个没来得及算的人眼泪汪汪地拉着王道长的衣袖求着明天一定还要来此地摆摊巴拉巴拉,那份洋溢着快要溢出手机屏幕的热情直让没心没肺的王也感慨原来秀一把真功夫就能赚得盆满体钵的话当道士不如去耍杂技,毕竟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是万万不能的,自从养了一只胃口异于常人的小僵尸原本淡泊名利的王也便深谙此道。

   他正贫着嘴,习惯性的等待三秒之后却没听见熟悉的找茬声。倍感奇怪,王道长放下手中被塞得满满的钱袋,发现他的小僵尸正蜷成一团缩在角落,双眼无神空洞全无往日不知在想些什么。

   “……咋了?”他凑过去问道,一只手伸出去眼看就要抚上小僵尸的额头,却被它一下瑟缩着躲开,僵硬在空气中。

   两人无言,气氛顿时有些尴尬。

   不对劲……沉默了一会儿,王也蹙眉,正要开口,那厢小僵尸却已经磕磕绊绊道:

   “王……王道长,我想起了我的名字。”

   仿佛一个晴空霹雳落在王也身上,长久期盼的事终于成了真,送小僵尸投胎的路仿佛近在眼前终于盼来了,然而他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他闷声不响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见小僵尸目光涣散地咬着嘴唇:

   “我……我叫诸葛青…”

   话音刚落,小小软软的身子仿佛被凭空抽去了所有力气,径直倒下。

评论(6)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