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旧是不务正业的映秋白桃儿儿儿儿儿▽

很喜欢喜欢也青的大家呀不过其实我圈名是叫秋桃的(……
(◦˙▽˙◦)不是白桃ya小阔爱们(手动高亮)

【也青〗就只是想摸一个捡狐狸的片段ya(2)怎么摸着摸着连后续都有了……

————————
    我觉得我已经快写出一个系列了肿么办……
   (°ー°〃)不过这个设定莫名好磕怎么回事,写着写着根本停不下来!
   没错我就是要老王玩狐狸养成秀一波高端的操作(∗❛ั∀❛ั∗)✧*。
   点我看【语文老师也大清早在线激情捡狐狸ya〗(◕ˇ∀ˇ◕)
————————前文走上面▲
   (15)
   其实一开始,这只狐狸对于人间是什么都不懂的。
   对,就在王也没带饭回来的那个早上,诸葛青百无聊赖瘫沙发上就那么发呆了一上午,一边还吐槽着自家师傅明显就是坑狐么这人间这么无聊哪里好玩了。
   王也也是后面才发现了这个问题,事情比他想象的还严重,他不禁皱了眉头。
   狐狸会晃悠着小腿儿一脸茫然地指着客厅里的黑方块:“老王,这是什么呀?”
   王也总算从教师的学期总结中抬头,一瞟:“哦,内叫电视机。”
   “电视机是干什么用的?”
   这个三岁小孩都不会问的鶸问题成功触动了王也的某根神经,他几乎是下意识便脱口而出:“……啊?你傻的ya??”
   诸葛青委屈巴巴地瘪了小嘴:“我在山里清修又没人教我……”
   然后他就捂着心口做浮夸状:“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老王,居然嘲讽我这只刚出世没多久的小狐狸。虽然我是无知了点巴拉巴拉……”
   得,王也认栽,他知道,今天这教室总结是写不完了。
  
  (16)
   电视机其实不难开,诸葛青学了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十二遍,一直数到第二百五十遍这个吉利的数字就学会了。
   其实还是挺好学的。
   刚下山,他觉得什么都新鲜呐,只是苦于王也刚刚回去岗位还不稳定,平时要经营公司不能陪他,就只能一只狐窝在家里看电视。王也见人缠着自己求抱抱求同逛街挺可怜,就大手一挥心生一计请出了小智囊张楚岚陪人熟悉熟悉。
   张楚岚:“得,老王,以前还没发现你是这样的人呢。这找一个媳妇回来,还得叫兄弟帮你哄啊。你这不是消遣我么,我还得搬砖呢,先挂了啊……”
   打蛇打七寸,打张楚岚用木棍,王也轻飘飘一句“月薪两万”就成功打消了张楚岚所有的顾忌。
   “也总,我什么时候来上班?!!”
   王也坐在办公桌后搂着自家狐狸不盈一握的腰肢,盘算了一下日子:
   “就明天吧。”

   (17)
   第二天,诸葛青拽着王也的衣角会见了这个据说是“很有趣”的人。
   他有点怕生,就躲在王也身后不肯出来。王也无奈,就拉着他的手细声安慰,那一脸闪着不灵不灵光芒的宠溺生生喂了某处男一脸一嘴的粮。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为了人民币,怎么都得忍!
   默念着口诀,张楚岚深吸一口气然后从王也手中接过诸葛青:“内什么——嫂子好!在下是您未来的指路明灯导航路人,我风趣幽默段子风雅一应俱全,您想要什么随时告诉我就行!”
   顶着王也不放心的目光,张楚岚带着诸葛青在街道上一脸懵逼地徐徐走远,手中还捏着一张据说是没有密码的也总给他夫人的零花钱卡……
   唔,怎么觉得,来这里打工好像是一个错误的决定……起码未来的狗粮绝对不会少了!

   (18)
   等到诸葛青心满意足购物归来,已经是暮色四合之际。
   他拎着大包小包费力地推开门,这才发现王也原来已经回家了。
   “回来了?”王也问道,眼里流露出满满的关切,“跟那孙贼玩了一下午,收获如何?”
   诸葛青兴冲冲地踢踏掉碍事的鞋子直接扑进王也怀里蹭着:“收获可大了!这一下午我学了老多东西呢!”
   王也宠溺地摸摸自家狐狸毛茸茸的脑袋瓜子:“都学了些什么啊?”
   “啊……!老王我跟你讲,原来你们人间这么有趣的呀!那些商店好好玩哦,那个电梯简直太方便了比起山中又长又没趣的石阶简直棒呆了!而且你们人类的衣服蛮好看的,当然,除了动物皮草……”
   诸葛青兴冲冲地说着,一点也不嫌累。他就像是一个在幼儿园里刚学了许多东西急着向大人显摆自己收获的小屁孩儿一样……倒真是没什么区别,王也洗着碗暗自揣摩着这个比喻,噗嗤一笑。
   洗罢,他才又在沙发上落座。俗话说饱暖思那啥欲,这不,刚坐下没几秒,他就想起了自己与他第一天见面这狐狸张狂地嫌弃着自己模样,于是他眼珠一转,计上心头。
   “老青,”他唤道,“你不是说我太极没那老人家打得好么,其实我还会一样,只是平时不轻易显露出来。”
   “真的?”诸葛青眼前一亮,好奇地问道,“是什么啊?”
   “床上功夫。”他嘿嘿笑道,手已经不老实地抚上了毫无察觉诸葛青的腰。“很厉害哦,要不要打一套给你看看?”
   内心纯净一脸茫然不明觉厉的诸葛青:“好啊好啊……”
   然后就这么被骗去了狐生中的第一次。
   后来每当已经完全融入人世甚至比普通人类还要工于心计的诸葛青每每回想到这段,回想到当时年少不谙世事的自己,都要啐上一口“王也这个道貌岸然的老流氓自己怎么就栽他身上了还一栽就是一辈子”,不禁暗骂自己狐狸眼珠子真是瞎的可以。
   而每每此时已不再年轻的王也此时就会揽着爱人的肩笑得一脸欠揍,嗨,这不是我有能耐嘛,不然谁还养得起您啊?
   诸葛青故作生气地捏起王也的大鼻子,捏得人有恃无恐假装求饶,最后还是自己心软松开,然后看着他笑。
   唉,男朋友就算老了也长得好看,我越看越喜欢,想亲怎么办,急,在线等。

   (19)
   张楚岚这人很逗趣,交谈了几句没多久诸葛青就和他混得很熟了,在他身边一点不拘束。偶尔有什么难言之隐闺中秘密,也都会说给他请求参考。
   例如今天。
   诸葛青以一种奇怪别扭的姿势急匆匆地找到张楚岚,他肤色白,就衬得眼睛下面的黑眼圈格外的浓重。
   “咋了?”他诧异地问。
   然后他就看见诸葛青的表情变得奇怪起来:“那什么……老张啊,平时咱哥俩也算好的,对吧?这些事情你就别诓我,跟我说实话,成不?”
   “???”
   “是这样的……昨晚我嘲讽老王他床上功夫技术不行啊,把我弄那么疼……然后他就一脸哭笑不得地给我揉腰…你们人类的这个功夫这么厉害的么我今天都还痛。”
   “!???”
   “在那之后我又说,以后他还是找别人试功夫吧我受不了……然后他就生气了???今早没理我……”
    “?!!!”
    诸葛青抱怨着:“不过你们人类心也太黑了叭,练出这么厉害的一个功夫……但是你说他气啥呢,难道我说得不对吗?昨天我只是一时好奇想看看而已就算啦……下次他还是找别人练吧就算是十个诸葛狐狸也受不住啊……”
   “停……!”受到连番惊吓的张楚岚扶着额头表示信息量过大他无法接受一脸茫然,他是该吐槽王也下手太快手段高超他无言以对呢,还是该吐槽诸葛青奇怪的认知却让人挑不出毛病服了服了呢……
   “您让我缓缓先……啊,错了,大错全错哦……”
   思索着,他的表情忽然变得极度正经起来:“诸葛青,老青,我哥,我嫂子!你这想法就大错特错了!”
   “???”
   “人类的……额,床上功夫,那啥,是关系极好的朋友间才使用的。不能随随便便跟人做更别说表演……”
   “!??”
   “王也这是……信任你!对,信任!他把你……当成了最好的朋友,这才跟你练这个功夫……”
   “?!!啊……那我说的话是不是很过分?”
   “也可以这么说……总之就是大错特错了,你以后也别叫他跟别人练了,这东西,没感情随便不来的。”
   “而且疼一点也没什么啦……”张楚岚的脸色忽然变得古怪,“这功夫刚开始练的时候都这样儿,等后面多练几次习惯了自然就好了……”
   诸葛青觉得自己的三观受到了深深的打击,顺着张楚岚的话这么一想,他就觉得自己好对不起王也哦……他那么用心地跟自己练功夫,把自己当做好朋友对待,自己只不过是因为疼了一点就说出那种话来,自己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大傻蛋!
   思及此处,他的脸色变得无比认真:“那老张啊,我也当你是好朋友……不如你陪我多练几次吧,下次王也再和我练的时候我就不会觉得疼了。”
   张楚岚给这祖宗天马行空的想法吓得一脸懵逼,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就望见自己对面的诸葛青忽然就笑得一脸雀跃。
   “老王你来啦!!!”
   这句话足足用了三个感叹号,张楚岚无比僵硬地转身,转身,然后卡住,目瞪口呆地看着笑里藏刀的王也。
   “……多练几次,嗯?”他走过自己的时候笑眯眯地以极轻的声音问候着自己,一脸威胁的意味分外深长不言而喻,“你都跟他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了,孙贼?”
   张楚岚正手足无措抖如筛子之际,那头王也已经自顾自拦腰抱了狐狸小声哄起来:“昨晚是我不好,下次不会了……”
   “不过……”一个犀利的眼刀杀来,吓得张楚岚又是抖了三抖,“他说得不全对,这功夫,只有爱人之间才能练的。”
   “爱人?”
   “就是配偶啦,伴侣呀,一生一世一双人的那种。你和他……是绝对不行的。”
   “哦……原来如此。是我不好,老王,”诸葛青恍然大悟后知后觉地抱着王也的脖颈道歉,“我不该说那些话的,我……”
   “没关系,”王也抿唇一笑有如冰雪初融春回大地,叫诸葛青以为他这些年间在山间看过的花海都黯然失色,“不过以后可不能再这样说啦……当然,你也不能…和别人练这功夫。”
   “嗯!”诸葛青郑重其事地点点头。王也极爱怜地摸摸自己狐狸的头,问:“还疼吗?”
   “疼……”
   “那我们回去好好休息吧,休息好了就多练几次。”
   “好!”

评论(2)

热度(44)